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心情随笔 > 人在旅途 > 正文

直抵精神家园的约定

时间:2019-07-09 16:58    来源:好读网 作者:朱一卉    点击:5

因为去年采访过丁捷,为我们《江海晚报》“江海之子”版面撰写过丁捷的人物通讯,晚报连载的长篇小说《依偎》也是由我编辑的,也因为20多年前丁捷在南京读书时就和他有过接触,更因为读过丁捷的绝大部分作品,所以,当我一口气读完《约定》,第一感觉就是,这部以援疆经历为题材的散文集,和苏童评价的《依偎》一样,也是部“灵魂之作”,丁捷不愧为“灵魂作家”的称号。

近来我关注的所谓大散文大抵有这样几类:一类是基于历史层面的,像齐邦媛的《巨流河》,王鼎钧的自传,以纵向的历史跨度和展现民族遭遇外侮及其分裂的深层伤痛,还有像杨显惠的《夹边沟记事》,集中挖掘荒唐年代惨绝人寰的苦难和悲剧;第二类是基于道德层面的,像刘剑波的《姥娘》,围绕一个妇女的命运反思社会的伦理道德;第三类是基于文化层面,代表人物是余秋雨和同样出自海安的夏坚勇,夏坚勇的《湮没的辉煌》和《旷世风华——大运河传》也是文化散文的经典。

我认为,丁捷的《约定》属于第四类,是基于精神层面的,它是一部心灵之书,是直抵精神家园的力作。援疆是个宏大主题,民族团结是主旋律,但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些政治的、社会的层面,就会流于肤浅和简单。一个江海平原的汉子,来到西域的雪山荒漠,生活在操着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的人群中,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两种不同文化的矛盾冲突,都可深入书写。丁捷在新疆三年,倡导和践行的“文化援疆”搞得风生水起,轰轰烈烈,但丁捷也没有局限于历史文化的层面,而是由内而外,从内心出发,从精神出发,从生命的缘份出发,从大爱出发,用富于诗意的语言,将自己作为一个文人的血脉中,对李白的敬意,对林则徐的敬意,对王蒙的敬意,对祖国边疆的敬意,对援疆干部的敬意,对为了那一片土地而奉献青春和热血的所有人的敬意,抒写得酣畅淋漓。丁捷表面上是在表达敬意,本质上是把策马边疆的点点滴滴,都上升到了寻找和抵达精神家园的高度。

丁捷凝望南师中大楼的鲁迅雕塑,想到鲁迅作品在新疆的影响,感受到的是民族的力量,中文的力量,中华民族精神核心的力量;丁捷写醉酒,写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挚情感,写的是豪气和血性,以及生命激情的释放,“酒精是会挥发的,我们的生命也许就是这样随之升华了。边疆的酒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你无法抗拒,但是一醉生九醒,你多喝几杯,却于不知不觉中,让人生多醒了多少回。”丁捷写大沙漠中的胡杨树,写的是一个不朽的灵魂,是“精神之父”。

《约定》的第八章《那些琐碎,那些欢笑与眼泪》几乎占了全书的一半,丁捷精选了三年中的日记,我认为这些文字是前半部分的有效补充和延伸,因为其原生态而更为真切感人,能让读者零距离触摸到丁捷柔软而多情的内心世界。

我这样描述丁捷想要抵达和已经抵达的精神家园:充满大爱、激情和诗意,也同样充满人间的烟火气。

最后我用周惠演唱的歌曲《约定》的两句歌词来进一步阐述对丁捷这部书的感觉:“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习惯在彼此眼中找勇气。”走过泥泞越过坎坷看到的美景才更美,也更刻骨铭心;经历了寂寞、离别和艰辛后的收获,才更有价值,也更令人珍惜;我们远行,我们相聚,我们相爱,只是为了在彼此眼中寻找到生活的勇气和意义。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