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心情随笔 > 旅游札记 > 正文

抚摸边疆,受授缘分——读丁捷系列援疆纪实散文随想

时间:2019-07-09 16:54    来源:好读网 作者:陶晓跃(江苏)    点击:5

作家丁捷最近在全国报刊陆续推出他的援疆纪实散文“约定”系列,并结集成书。它是作者投身新疆伊犁的生活记录,是他一段激情岁月的真实展示。伊犁与我曾是一个梦,这个梦源于我的少年时期,对这一陌生而辽阔疆土的向往。向往中的伊犁曾被无限度的放大,无边际的拓展。梦是虚幻的、飘渺的,然而就是这样的梦,在我内心的深处,团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结。

因此,当我读完丁捷的这部散文,我的第一感觉是亲切。这样的亲切拉近了我与伊犁客观地理的距离和主观心理的距离。追随着作者的文字,我信步在零下33度的果子沟,站在海拔2000余米的高度,俯视那400余平方公里的塞里木湖,品味它的蔚蓝,领略它的静默,感受它的神秘;我徜徉在伊宁县的杏花海洋,漫无边际的花海,蜿蜒着烂漫,起伏着烂漫,跳跃着烂漫,一下子,我也仿佛成了杏花,绽放出缕缕的清香。沉醉于书的墨香中,我可以自由的与维族诗人阿拉提·阿斯木论诗,与维族画家帕尔哈提说画,与脸蛋红红的哈萨克巴郎子喝酒;甚至我可以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哈萨克热斯古丽老师家访,静静地聆听哈萨克19岁小姑娘麦丽娜诉说心曲。

记得有人说过,文字有着坚硬的翅膀,曾很不以为然,而当我浸淫在丁捷的文字中,我感受到了一种飞翔的快意,我似乎突然领悟了鲁迅“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这句话的别样意味。

丁捷在《名作欣赏》杂志为他出版的新疆摄影专刊《一个人的边疆》中说:“我庆幸自己腾出了一点生命,抚摸着边疆,受授了缘分。”我也庆幸,抚摸着这些天人合一的文字,受授了感动。

我为伊犁这方厚土的风物人情感动。丁捷笔下的伊犁有天的高远,山的俊俏,水的清洌,草原的艳丽,让我感受到“祖国”不再是一个抽象的名词,附缀在这一名词后的是无垠的大地和无比的奇丽。伊犁有人间最为真挚的温情,维族大诗人对作者的造访,没有年龄的距离,没有民族的隔膜,有的只是心与心之间诗意的碰撞;维吾尔族著名画家帕尔哈提与作者的神交,伊犁师范学院李兰生教授,用一个月的时间,创作巨画赠送给作者,也都将自己的真性情托举在世人面前。无论是不肯让作者照相的哈萨克俏丽大嫂,还是夜里替作者关门的维族青年夫妇;无论是有名字的还是无名字的,也无论是哪个民族的,只要走到一起,便传出一段情同兄弟姐妹的佳话。

我为作者火热的情怀感动。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作者以极大的热情提出并践行着“文化援疆”的理念。是他,将伊犁的歌声唱响了秦淮河边,让伊犁的舞蹈舞进江海平原;是他,组织了伊犁、江苏两地的艺术家,最为充分地挖掘出伊犁自然与人文的魅力,于是便有了大型文化丛书《大地才情》抒写出的人间大美,传遍了天南海北。伊犁“塞外江南”的美誉,流淌着他的汗水;伊犁诗人奔放的诗情,融进了他的心血;伊犁画家不羁的笔墨,蘸写着他的理想。“走天下,为天下,男儿爱国就有家”,这首由他主笔创作的《江苏援疆干部之歌》,更是一种情感觉醒之后的升华。难怪中国美协副主席吴为山也欣然为他题词:“江海弄潮儿,边疆策马汉。”

我还为作者笔下的文字感动。“边疆的酒就是这样的有魔力,你无法抗拒,但是一醉生九醒,你多喝几杯,却于不知不觉中,让人生多醒了几回”,这是沐浴着新疆水光山色的深切体悟;“三年边疆诗人,终身诗人边疆。此后身体回归到任何地方,灵魂也会常常回旋在诗情边疆”,这是咀嚼新疆生活后,对新疆给予自己生命馈赠的感激之语。还有那些看似极普通的文字,读来却让人无法忘怀,“南京,多云;乌鲁木齐,大雪。南京,小雨;乌鲁木齐,晴”,这不就是一首洋溢着浓浓乡情的诗作?还有2013年作者在乌鲁木齐与画家帕尔哈提再次见面,临别时帕尔哈提的话“您要放心,我们都挺好的”,还有短文《郑丽别哭》的结语“伊犁有爱,郑丽不哭”,文字没有张扬之气,却极有张力,它可以直直地抵达人的心灵中最为柔软的地方。

静静地合上这些文稿,眼睛里映照出伊犁湛蓝的天空,流动着伊犁清澈的流水。 “约定”,我和草原有个约定,这是人间多么美好而又温馨的字眼,多么真诚而又浪漫的韵律呀。我突然想到,近些年来我们江苏特别是丁捷的故乡南通去伊犁援疆的人数已有很多很多,涉及到的行业也可谓方方面面,假如能有更多的人都来写一写自己在伊犁生活的心得,多方位多层面地展示江海儿女在伊犁的风采,开挖出既具有区域特征、民族特点,又极富时代气息的系列文化产品,让个人的记忆,成为集体的记忆,成为我们这座城市的记忆,那将功莫大焉。

如此看来,丁捷的新疆文字,又可能有了“来吾道夫先路”的意义。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