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心情随笔 > 人在旅途 > 正文

情义比天 艺术无价

时间:2019-07-08 17:39    来源:好读网 作者:丁捷    点击:9

 

2005—2008 年,我有幸从江苏大江南,来到“塞外江南”——美丽的新疆伊犁河谷,从事宣传文化方面的援疆工作。三年来,我饱览了边疆大地上的壮丽风光,沐浴在浓郁的民族风情中,更是通过边疆人的才情,充分感受到西域壮丽外表下,流动着的热烈的历史血液,以及淤积着的丰厚的人文内涵。因联系对外宣传和文化交流工作,我接触了很多伊犁文化名人,尤其是这个群体里比较有实力的伊犁画家群。我的一部分工作与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我努力培养自己,希望能够拥有他们热爱边疆家乡的心,一种大山大水养育出的激情。在他们的生活里,有我参与歌唱、豪醉的身影;在他们的作品前,有我感动、跳跃的心。当我自己真正融入他们和他们的艺术创造时,我的幸福感和自豪感,敦促我的灵魂得到了超脱,我的人生得到了超越。

通过援疆工作渠道,我一直试图把伊犁美术这笔独特的财富,分享到更广大的范围。其间,在两地党委的领导下,我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其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我们伊犁画家群在江苏和全国许多地方的媒体频频露面,获得了广泛好评。以画马成名的国画家沈墨,具有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和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双重资格的书画家刘翔复,形成了个人独特艺术风格的书法家张肇思,在师范学院教书育人的著名版画家、油画家李兰生,越来越受到当代艺术界关注的俄罗斯族油画家波力亚,回族油画家杨生丁,维吾尔族油画家艾尼,以及出手不凡的青年油画家奴尔买买提、帕尔哈提、赵宏林、孟二虎、亚尔买买提、赵振华等,这些身处边远地区,在伊犁土生土长的画家的名字,逐渐在西部乃至全国艺术界叫响,被人们熟记。他们的作品,不知不觉中成为近来大力宣传魅力伊犁的重要载体。

20 世纪 80 年代,伊犁版画即与国内著名的北大荒版画齐名。沈墨、李兰生等画家的版画作品,多次走进全国性的重要美术展览,并获得奖项。进入 90 年代,伊犁涌现出一批油画家,他们一出道,就引起同行“了不得”的惊呼。如今,伊犁油画的整体水平,在全国地州名列前茅,放置于省份相比,也丝毫不逊。伊犁的油画家和版画家,成为支撑这个美术大州的中坚力量。伊犁画家,跟生养他们的伊犁大地一样,虽然在偏远的大陆腹地,但渐渐以其实力,抓住人们的视线。

每一个民族都被某一个特定的地域吸引,每一个民族都有它自己伟大的地之灵。这就是家园。伊犁地处祖国西部边陲,雪峰巍峨、冰川瑰丽、草原无垠、林海苍茫,深蕴古朴纯真的民风习俗。写地域,画风情,伊犁画家笔下是原汁原味的异域风景,是各民族生活的百科全书。但他们没有停留在对地域风情浮泛的描摹上,而是在点、染、刻、画中赋予他们热爱的家园以奇特的神韵和高雅的灵魂,挖掘出西部边地风神独具的“地之灵”。也因为有着这样的艺术理想,凡举沈墨的马、波力亚的西域人物、李兰生的大山川、艾尼的边区家园、赵宏林与帕尔哈提的小人物和亚尔买买提的葡萄果园,都附着了画家自己的精、气、神,接通他们扎根的大地深处生长出来的灵气。

天地多大美,人文亦丰赡。新疆史称西域,自古就是我们这个多民族大家庭生息、繁衍、共荣的家园。这里是中西交通的陆路枢纽,是东、西文化交流的通道,是世界四大古代文明唯一交融的地带。而伊犁更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瑰丽的明珠。作为草原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伊犁在汉代就以“伊列”之名载入《汉书》,唐代在此设立都护府,清代取“《唐书》伊丽水而名之”,在此设立将军府。这里的文化是大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丝绸之路,积淀下诸多的人类学、语言学、宗教学、艺术学、文学等人文信息,是东西方文化聚集的博物馆和东西方艺术融会的长廊。所有的这一切都为伊犁艺术家创作提供了真、善、美的灵感源泉。人类文明史证明,正是因为不同文化的碰撞和交融,才使参与其中的文化获得自我发展和创造的力量。艺术创作也是如此,伊犁画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置身世界文明的交会之地。他们的绘画虽不乏温情和忧伤,但始终不失厚实、大气。他们不仅仅彰显各民族魅力,而且在彼此的观照下来反观自身。我们通过调研并选择推广部分画家的作品,同时请国内的一些艺术评论家对这些作品进行系统的研究。他们认为这些画家在伊犁美术成就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汉族的沈墨、赵宏林、李兰生,俄罗斯族的波力亚和维吾尔族的艾尼、亚尔买买提、帕尔哈提,他们的画作是丝绸之路遥远的历史回响,更是 21 世纪中国各民族艺术融合的新篇。正是这片神奇的土地铸就的以汉唐文化为底蕴,融入了各族色彩斑斓的多样文化精髓,形成了独特艺术生命和画家人格。

时代不断进步。西部大开发也是新的文化大交融,这为艺术家反思历史,重新思考传统和现代、本土和世界等话题提供了新的契机。伊犁画家用他们的画作来回答这些富有魅力和挑战的话题。他们追慕古风,但又不食古不化,而是保持一种文化的操守、自知和自信,从心所欲不逾矩,以开阔的襟怀,熔古铸今,展现这片古老土地的时代脉息和新变。当我们看到老画家沈墨笔下的草原哈萨克族汉子,一手执鞭子,一手拿着移动电话时;当我们看到创作过著名的油画作品《毛主席接见库尔班》的波力亚,又用油彩去写真民族少女们自信地走在新校园里以及写真村民委员会选举的神圣和热烈时;当我们看到李兰生教授给古老的丝绸之路翻越过的夏特高峰,披上了一层早晨八九点钟的阳光时;当我们看到青年画家赵宏林刻画的西部女青年,以优雅的姿态传达出一种全新的精致生活方式时;当我们看到帕尔哈提色彩斑斓的西部世界里,劳动女性的善良美丽时……我们看到的其实是这个旷远边疆的艺术家,行走在时代里的急促步伐。他们的祖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就是擅长策马飞奔的。如今,他们也是策马在宣纸和画布上,与时代俱进。

艺术欣赏讲究意会,讲究品赏,追求共鸣。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和对第二故乡的深情推介伊犁才情的时候,在我的故乡江苏,有一名年轻的新闻工作者,已经把她细腻、聪慧的心,浸泡在这些画家的油墨里。她就是黄海边美丽城市盐城的美丽女儿张书云。张书云虽然年轻,却有敏锐的艺术审美和文字表达能力。她观画度人,将心比心,所以能够自然、从容地进入伊犁,进入伊犁的绘画,进入伊犁画家的内心世界,不因地域、民族、性别、年龄等因素而有隔碍。如她对“静水流深”的理解:静是生命的灵,水是生命的魂,流是生命的质,深是生命的本。“静水流深”,方能深得艺术真味,也方能得人生真味。她走进这些画家内心深处的文字,汇编成《伊犁美术七家艺术赏析》,让我们从感性的渠道里,流进艺术的生命汪洋。她热情,率性,没有丝毫情的矫作,没有丝毫理的晦涩,用最短的时间赢得了伊犁画家的认同、喜爱和尊敬,在谋面之前,就成为走进画家们内心之路最远的知音。当伊犁画家由衷地表达他们对这位江苏才女诚挚谢意的时候,我也获得利用这部书的出版来表达对她的敬意的机会。

情义比天,艺术无价。

本文摘自著名作家丁捷最新出版的作品《约定》。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