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作家 > 期刊社团合作专栏 > 《读者》 > 正文

英雄之器

时间:2019-06-25 16:20    来源:《读者》杂志社 作者:〔日〕芥川龙之介赵玉皎 译    点击:4

“项羽此人,终究不是英雄之器。”

汉军大将吕马童将自己的一张长脸拉得更长,捋着稀疏的胡须,如此说道。他身边还有十余人围着灯火而坐,夜晚的营帐中,每张脸孔都在灯下泛着红光。而且,众人脸上都浮现出平日没有的微笑,或许是因为今日一战大获全胜,取得了西楚霸王的首级,这份喜悦尚未消散。

“是吗?”有一人问道。这人鼻梁高挺、目光锐利,唇边漾着一丝嘲讽的微笑,直直地盯着吕马童的眉间。不知何故,吕马童似乎有些狼狈。

“诚然,项羽武功高强,毕竟他连大鼎都能举起。今日之战也是如此,一时间,在下还以为要命丧当场。论起武功,项羽的确是高强无比哪。”吕马童道。

那人依然微微含笑,淡然颔首。营帐外悄然无声,除了远处传来两三声号角,连马嘶声也听不到。空气中隐隐飘着枯叶的味道。

“然而——”吕马童环视众人,配合着“然而”的话头,眨了眨眼。

“然而,项羽却非英雄之器。证据依然是今日之战。楚军被追到乌江时,只剩下区区二十八骑,根本无法与我方云集的大军对抗。而且,据说乌江亭长特意前来迎接项羽,打算用船助他返回江东。若项羽真是英雄之器,即便含羞忍辱,也应当渡过乌江,以图日后卷土重来。这本不是该顾及什么体面的时候嘛。”

“如此说来,所谓的英雄之器,就是要精于算计了?”那人问道。

听了这句话,众人都低声笑了起来。但吕马童并未气馁,他不再捋胡须,微微挺起胸膛,时不时地瞥一眼那张鼻梁高挺、目光锐利的脸孔,用力做着手势,侃侃说道:

“不,在下并非此意。说到项羽……据说,今日之战开始前,项羽对二十八名部下言道:‘亡项羽者天也,非由人力之不足。吾必以仅余之兵力,三破汉军于诸君之前,以作证见。’实际上,他岂止三破我军,而是九战九胜。依在下看来,项羽此举其实甚为怯懦,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上天——上天岂不烦恼?他若渡过乌江,纠合江东健儿,再度逐鹿中原之后才说这番话,倒也罢了。但他并未如此。明明可以堂堂正正地活下去,他却自蹈死路。在下说项羽不是英雄之器,并非仅因为他不精于算计;他将一切归咎于天命,以此来搪塞,这实在不可取。在下以为,所谓英雄,绝非这等人物。当然,萧丞相等饱学之士会如何评说,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吕马童得意地环顾左右,停住了口。众人或许觉得他的高论颇有道理,都满意地点头不语。唯有那个鼻梁高挺的人,眼中现出一种意外的感动,漆黑的瞳仁热烈地闪闪发亮。

“是吗?项羽说了那番话?”

“据传他说过。”

吕马童上下晃动着长脸,重重地点头,又道:

“这岂非懦弱?至少不是大丈夫之举。在下以为,所谓英雄,应当敢与上天相抗才是。”

“有理。”

“即便知晓天命,也应当奋力一争才是。”

“有理。”

“如此说来,项羽他……”

刘邦抬起锐利的双眼,直盯着秋风中摇曳不定的灯火。片刻之后,仿佛在自言自语,他徐徐说道:

“如此说来,项羽真乃英雄之器!” 

文章来源:夕梦若林摘自云南人民出版社《罗生门》一书,王 青图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