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岁月如歌 > 正文

七月•南京•雨水

时间:2018-07-24 06:16    来源:好读网 作者:黄宏宣    点击:0

《诗经》曰,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意思是说,到了七月,天气就渐渐转凉了。虽然我在南京生活了几十年,却很少在这里度过夏天,尤其是魅力十足的七月。

我的爱妻原是哈尔滨的,岳父和岳母在世的时候,暑假一到,我俩就带着女儿去了东北,这一去,就是二十多年。几年前,岳父岳母不在了,我们也开始了自驾游生活,依然是七月出发,八月回来。

今年的七月,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和妻留在了南京,总算真正感受到了南京多姿多彩的七月。

七月一到,南京便进入了梅雨季节,这些不请自来的暴雨,似乎有些疯狂。昨晚,和一群朋友喝酒归来,就一下子感受到了这里七月时雨水的无情。去的时候,天空飘着朦胧丝雨,我和妻合打了一把伞。回来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多,突然,巨大的雨点从头上铺天盖地地砸了下来,只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中央门已经变为汪洋大海,雨水片刻就没过了膝盖,汽车窗户在瞬间越变越小……正当我焦急之时,不知从哪儿冒出了十多位交警,他们迅速组成人墙,挨个的搀扶着行人路过,顷刻间,成百上千的路人变成了一个个言听计从的小学生。这时,穿着雨披的环卫工人也来到水中,他们三人一组,先是吃力地撬开了路边的窨井盖,然后三人手拉手,在窨井的四周围成了一个个安全十足的圆圈。看到他们,我顿时肃然起敬,感动之余,还是感动——南京,真好!

见到如此巨大的雨珠,我却一下子来了一股傻劲,没容妻多想,就把手机、钱包、手表统统丢给了她,还十分麻利地脱掉了上衣和凉鞋,泥鳅般冲到了雨水之中,和这些密密麻麻的雨帘来了个亲密无间的邂逅。站在雨中,我任凭雨水的浇灌和洗礼,用一个“爽”字来形容当时的心境一定是恰如其分。雨中的那一刻,我忘记了所有的喜怒哀乐,忘记了自己的全部,忘记了周围的世界——小时候的我,也喜欢淋雨,也时常这样的“傻乎乎”。

昨晚,和一位老先生闲聊,聊起南京的七月,聊起南京的雨,先生突然问我,你在南京生活了这么多年,知道为什么在七月的雨水特别多吗?我寻求答案。先生却说,雨水多,是因为老天爷在为南京大屠杀那段悲催的历史哭泣,每年都是如此,从不间断。先生的话,竟让我一次次的黯然神伤。

南京的七月,玄武湖是最热闹的,那里,多了许多放假的孩子,多了不少年轻的爸爸和妈妈,也多了不少外乡客。玄武湖的水杉林,始终人满为患。你看,昨日,里面还有些干燥,一夜的雨后,雨水覆盖了整个树林,青蛙的叫声此起彼伏,动听,煽情,“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是辛弃疾的《西江月》,清脆悦耳的蛙声引得路人纷纷止步,有的探头寻找,有的侧耳倾听。城里的孩子自然对蛙声没有太多的情感,也不会因为青蛙的鸣叫而去浮想联翩,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因为这些别具一格的声音,我不禁想起了我的故乡、故乡的童年伙伴,还有依旧生活在故乡的老母亲。

都说南京是名扬中外的火炉,其实,也不尽然。比起武汉,比起重庆,我觉得南京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炎热。前年在武汉,感觉空调房间里都是滚烫的;去年暑假去重庆吃火锅,热的我恨不能要把自己杀了。南京的七月,因为雨水多,因为有玄武湖,因为有中华门城堡,因为有数不清的梧桐树,才让人们感觉到日子不是那么的难熬!

七月的清晨,我喜欢绕着玄武湖走一大圈,一圈下来,三个半小时,大约二万四千步。昨日,在火车站对面,我偶遇几位放生的大姐。湖边,几十个红色的塑料水桶排成一排,几十个穿着统一服装、还汗流浃背的大姐,形成了玄武湖边独特又唯美的风景。我和路人不禁纷纷停下脚步,原来,她们是一些教派的信徒。她们和我聊了半天,我也没有弄清楚她们信的到底是什么教,但大姐告诉我说,这个教,是让人一辈子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坏事的……这一点,我和妻倒是深深记下了。

都说南京是最厚重,最包容的城市,既有北方的豁达和憨厚,也有南方的细腻和柔美,就像南京的七月,像南京七月的雨,既有春秋时的淅淅沥沥,也有盛夏时的来势凶猛。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