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阳光岁月 > 正文

夏日的昆虫

时间:2018-07-13 08:14    来源:好读网 作者:罗里宁    点击:0

小署夜,有小蟋蟀的叫声从窗外传入,感到舒服,竟然在这“歌声”的陪伴下安然熟睡。这一晚,终于不用失眠了。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每到夏日,我们就去捉昆虫玩耍时的快乐时光。

大约也是从小署开始,各种昆虫就热闹起来,叫声不断。我们最爱听的,就是这蟋蟀的“歌唱”。然而这“歌声”,并非蟋蟀嘴里发出,是由它那双薄薄的翅膀,相互摩擦振发来的。蟋蟀的那双翅膀,透明,还印着一些美丽的图案,这样一双翅膀,能发出那样美妙的声音,实在令人称奇。但我们最喜爱蟋蟀的地方,还不是它的“歌唱”,而是它的勇敢、好斗。

蟋蟀的好斗在雄性之间。我们斗蟋蟀,是将两只蟋蟀放进一个木桶里,让它们在里面“狭路相逢”,人就围着木桶观战。蟋蟀的打斗,凶狠、拼命。它们张开大牙,头对头,左右摆动,寻找攻击的部位,互相撬咬,有时候还会撕打在一起,斗得“人仰马翻”,打败的那一只,落荒而逃,个别还会留下一条腿,牙也给打折了。胜利者一边追逐失败者,一边闪动着双翅,“叽哩,叽哩,叽哩”,发出欢快的叫声,表达胜利的喜悦。打了败仗的那只,就可将它放走,因为它从此不会再打斗。

捉蟋蟀,要先闻其声,由声音来判断它可捉不可捉。蟋蟀的叫声要响量,有金属感,这是蟋蟀成熟的标志。听到这样的叫声,就得屏住呼吸,循着声音悄悄走过去,可能就会在哪个石块下,或者哪个小洞里找到它。捉住了它还要看它的外形,蟋蟀的色泽最好是深红偏褐,个头要大,颈项要光滑明亮,这样的蟋蟀,多比较好斗。有意思的是,好斗的蟋蟀,一般都爱跟毒虫住在一起。我曾经跟着一个大人去捉蟋蟀,他在一块大石头底下,捉到一只体形硕大的蟋蟀,同在石头底下的,还有两条大蜈蚣,每条都有大人母指那么粗,二十厘米上下的长度。这只蟋蟀,在那一年的整个斗蟋蟀的季节里,就没有碰到过对手。据说还有一种蟋蟀,它骑在毒蛇头上,大人对我们说那叫“蛇头蟀”,凶狠无比,可以斗公鸡。我们在捕捉蟋蟀的过程中,一直在寻找它,毒蛇倒是碰到好过几回,却不见骑在它头上的那只蟋蟀。

有一种甲虫,专门在一种叶子很小的树(不记得叫什么树了)上生存,雄性有人的脚母指般大小,嘴上长着一个长长的向上弯曲的角,与上身突出的一个小尖角,形成一个互夹形状。这种甲虫,身上可以发出“叽,叽”的声音,它的角能用来争斗。这种甲虫爱吃西瓜,我们捉它回来养,把它放在人啃过的西瓜皮上就行了。

最烦人的声音是蝉叫,“吱——了,吱——了”,噪音特别大,而且拉的又特别长,在闷热天里午休,听了这叫声就让人难以入睡。小孩是不午睡的。我们听到蝉叫了,就想办法去捉它。蝉在树干比较高的部位上伏着,它的声音好像也是从翅膀的振动中发出的,但到底是不是我们也不敢确定。捉蝉须慢慢地爬上树干,等到靠近它时,轻轻举起一只手,拢起手指,使手掌成凹形,猛地往蝉伏处盖下去,却见眼前一闪,不知那蝉飞到哪里去了。

蚂蚱是不会叫的。我们从小就知道它是害虫,专门糟蹋庄稼。我们捉蚂蚱,不是因为它好玩,而是因为有种“油蚂蚱”,全身绿油油,抓来考了吃,十分的香脆。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其它的蚂蚱也能吃,因而捉住了就拿去喂蚂蚁。

夏收夏种时节,耕田时田里就会有种昆虫到处乱跑。这种虫子混身圆滚滚的,大小跟人的小手指差不多,长着一双小小的翅膀,遇到危险时可以飞上一小段。这种虫子,不知道学名叫什么,当地土话把它叫作“狗仔驽驽”。有经验的农民去耕田时,会在腰间扎个小布袋,抓住了虫子即往袋子里塞,傍晚收工回家,把虫子用油一炸,就有了很好的下酒菜。我在乡下当知青时,就常和农民伯伯用这玩意儿来下酒,味道胜过许多美味佳肴。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夏日的昆虫,我听不到它们的叫声或者看不见它们的影子,已经有很多年了,我还得感激小署的那个夜晚,那只从窗外传来“叽哩叽哩”叫声的小蟋蟀,它勾起了我对快乐往事的回忆。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