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心情随笔 > 校园文章 > 正文

17岁,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

时间:2018-06-01 00:15    来源:《思维与智慧》 作者:郁雨君    点击:0

942

942


我已经写过上百万的文字,却还从未触及过那两个字:初恋。

今天妈妈还在说:“你开窍晚,一直是个让我们省心的孩子。”

我却清晰地看见时空那头,一个头抵着院墙的女生,趁妈妈出去买酱油的几分钟,短暂而猛烈地哭泣,我甚至听见了眼泪“啪嗒啪嗒”打在夜来香叶子上的声音。

 

17岁,我喜欢一个男生,坐在我左前排的男生,他总是默默地笑,笑着笑着耳垂就红了。日积月累,我莫名地喜欢上了这个安静的侧影,还有那对害羞的耳垂。

这个男生会修灯泡,还会通下水道,会干那些通常只有爸爸才会干的活。

我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男生,沉默、有力。

当然我不会开口,打死我也不会说出来。

期中考试后集体郊游,爬山,坐在竹林里吃面包,都是男生一堆,女生一堆,互相不搭话。我们正好背靠着同一根竹子,我在这一边,他在那一边。不骗你,我都听得见他的心跳声。

吃完面包就下山了。我落在最后,等别人都走远了,赶紧掏出薄薄的一枚硬币,在那根竹子上刻了两个数字:10、29。这是我的学号和他的学号,并排挨在一起。

是想暗暗纪念我们靠得很近的那一刻吧。

我飞奔到山脚,发觉他们都挤上了末班车,除了我。

车子绝尘而去,我追了一阵,哪里追得上!一个人蹲在路边,泪珠落在膝盖上,背后是矮矮的模糊的群山。

公交车突然刹住,我看见他奔向我,然后其他人也都“呼啦啦”跳了下来。

那天晚上,马路边小河里的月光像奶泡一样泛着清甜的光芒。我們开始步行,男生和女生开始三三两两交错在一起。走了很长时间,走累了,他脱下跑鞋,我坐在他的鞋面上。他摘了一枝蒲公英,眯着眼睛吹啊吹,神情虔诚。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欢喜。

从佘山到松江,走了4个多小时。华灯初上的大街,我们挥手道别。走读的和寄宿的分成两拨,我第一个掉头就跑,因为不想听他说“再见”。

我们开始天天写信。为了交换信件,每天都挨到最后去吃午饭。从早上睁开眼睛开始,早自修、第一节课、第二节课……一点一点爬上喜悦的巅峰。

其实,我们甚至都没写过那两个字:喜欢。其实,我们只是好奇,生命力第一次通过彼此进入对方那个神秘的异性世界。

他把我的信藏在床垫子下靠近枕头的位置。他没有一个带锁的抽屉。换季时,他妈妈翻晒被子,一切大白于天下……

他被24小时管制,上学和放学由爸爸两头押送,在校时低一级的妹妹是甩不掉的小尾巴。他任性地反抗,骑着车子撞墙,踢足球踢得骨裂。

高三开学他没来,听说得了很严重的肾病。

我混在同学堆里,战战兢兢地去医院看他。他脸色惨白,躺着,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

我躲在人群最后面,听见他妈妈叹气:“造孽哦!”

回家的公交车挤得暗无天日,一路上我脑子里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可怕的念头:他要死了,要死了……一想到妈妈要是知道了她的乖女儿干的这件事,我害怕得心脏都缩成一团。

到家后,我拼命维系着外表的平静。我小心翼翼地走路,因为我相信,只要稍微摇晃一下,眼泪就会“哗”地冲出来。

终于,家里只剩我一个人了,一瞬间我哭得飞沙走石、惊涛骇浪。透过滚滚泪水,我读着他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他的字和我的一样如同蟹爬,而且三张纸里有一张半都在说明一道方程题的两种解法。

“其实很简单吧?”他苦口婆心,“千万不要放弃数学,比语文容易赚分多了。”

他还觉得奇怪:“给你写信那么容易,可一写作文就头疼!”

他向往着:“每天吃好晚饭,妈妈在水槽边洗碗,爸爸在一旁修修这修修那,叮叮当当,哗啦哗啦,我就觉得十分幸福。要是以后……不写了,要不,你就猜出来从佘山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吹着蒲公英许了一个什么样的愿望了。”

这么多年以后,我终于静静地对着电脑,清晰地和多年前那个顽固、羞涩的小姑娘重叠在一起。想起在当时的月光里,那个外表腼腆、内心激烈的男生许着那样一个似乎不应该属于17岁年龄的郑重而美好的愿望,我又一次毫不害羞地哭泣……

也许,爱是一个慢慢长大的孩子,初恋时他还没学会走路,所以总是跌倒。

(来自《思维与智慧》,林冬冬摘自《文学少年》2017年第8期)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