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作家 > 作家散稿和剧本专栏 > 正文

父亲的皱纹

时间:2018-03-07 11:29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赶舟子    点击:0

在我们这儿有大年初二回娘家的风俗,我自从出嫁,每年初二都会回娘家,今年也不例外。初二当天我和妹妹都没有回自己家,在娘家住了一晚,想多陪陪父母。晚上我们吃的火锅,火锅冒着热腾腾的蒸汽伴随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家里很是热闹,一扫平常父母独居的孤独和寂寥。

父亲坐在床上,吃着哈密瓜。我随意地搂住爸爸的肩,摸了摸父亲满脸纵横的皱纹,扯了扯父亲花白的胡须。每一次回家,父亲脸上的皱纹都会更多一些,更深一些。虽然知道父亲已经老了,但是当我用手去触摸父亲的皱纹时,心还是一惊,父亲的皱纹怎么会这么深?怎么能这么深?

回到家,触摸父亲皱纹的惊讶怎么也无法从脑海中散去。作为女儿,我怎能不明白父亲这一生所经历的辛苦劳累?但是,即使明白父亲这一生的不易,我还是不能接受岁月对父亲雕刻了这么重的印记。

从我记事以来,父亲一直都是一位不苟言笑的人。即使姑姑们说父亲在年轻时很随和很幽默,不笑不说话,但是我实在没有这样的印象。

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和6个妹妹。爷爷从小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是家里的甩手掌柜。家里家外都是父亲支撑着。父亲年轻时很想去当兵,并且已经报上了名。但是村里的干部找到父亲,说父亲家里姊妹太多,生活条件太差,如果父亲去当兵,家里会没人照顾,村里补助爷爷家也会有困难。就这样,父亲没有当成兵。村里当兵的与父亲同岁的人,退伍回来都安排到城里工作,父亲因为家里孩子多而失去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父亲和叔叔相继成家,同住在三间小土房里。后来父亲在村里的砖窑厂干活,在砖窑厂的同事们的帮助下,给叔叔另盖了3间土房,才算是与叔叔分了家。母亲说,当时家里穷,根本管不起饭,父亲砖窑厂的叔叔们,都是下班后到我们家和泥、挑墙,干上一阵再回到自己家吃晚饭。

后来姐姐、我和妹妹相继出生,因为农村人重男轻女的思想,父亲与母亲又开始了超生游击队的生涯,这一逃就是5年。当时计划生育很严,父亲与母亲过了5年担惊受怕的日子。这5年,父亲的经历远比我想象的要艰难的多。

等到弟弟出生,父亲才带着弟弟和我们“荣归故里”。只是“故里”里已经没有了我们所谓的家。房子被扒,没有办法,我们借住在邻居家的2间旧房子里。当时,父亲要攒钱还因为超生所交的“巨额”罚款,要攒钱盖房子解决我们一家的住宿问题,我们姐妹几人又相继到了上学的年龄,一家7口人的衣食住行都压在父亲的肩头。

我想,就是再开朗乐观的人,在这种重压之下,也难得开朗乐观起来。长这么大,父亲从没有打骂过我们,但是我们都一直很怕父亲。小时候,我们姐妹经常展开激烈的混战,但是不管打的多激烈,只要听到门外父亲的一声咳嗽,混战立马结束,桌凳立马归位,刚刚还硝烟四起的战场立马平静地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六位姑姑们相继出嫁,都是父亲主持操办的。

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我们也相继上学。那时的农村对孩子特别女孩子的上学并不热衷。即使邻居的叔叔伯伯们经常劝我父亲,女孩子上什么学,认识两个字就不错了,辍学回家干点活还能补贴家用,减轻家里的负担。父亲从没有动摇过让我们上学的念头,即使家里连几块钱的学费都没有。记得每次交学费时,我几乎都是最后交的,都是到了最后交学费的期限,我吃过饭,挨在家里不走,磨叽到最后,才怯生生地向父亲说出交学费的事情。父亲听后,总是二话不说提起脚出门,不多会回来才从兜里掏出钱来给我。我知道,这学费是父亲向邻居借的。

后来父亲承包了村里的果园和鱼塘,家里的境况才算好一些。但是好的境况是与父亲、母亲的辛苦劳累分不开的。

爷爷奶奶的年龄越来越大,相继生病、住院、去世,虽然有叔叔帮衬着,可是父亲作为家里的老大,付出总是最多的那个。爷爷去世不久,一次晚上父亲眼圈圈红红的回到家,母亲说一定是父亲在爷爷坟前哭过。这是我唯一一次听说过的父亲的哭泣。

后来我们姐弟5个人成家立业,父亲也是拼了全力的操持着。我们成家后,虽然我们都懂得父亲的不易,可是5个儿女的小日子总免不了磕磕碰碰,我不知道父亲的皱纹里又有多少是我们磕磕碰碰出来的。

父亲不善言谈,从没有给我们讲过什么大道理。唯一一次给我说的道理,是我上班前,父亲告诉我,在工作中,一定不能来回扯闲话。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甚至没有工作努力、尊敬同事这样的话语。但是,父亲虽然没有多说,但是他用他的行动告诉我们做人做事的道理和原则。

记得小时候有次我们镇上有一批旧拖拉机需要处理。父亲与邻居的叔叔们经常在我家商量买旧拖拉机的事情。我家每天都是人声鼎沸,烟雾缭绕。等这件事情尘埃落定后,选拖拉机时,大家抓阄排定选择的顺序,父亲要求最后一个抓阄。抓完阄,一位叔叔对他的顺序不满意,父亲二话没说,就把阄给那位叔叔换了。

后来父亲承包了村里的果园,每次承包果园的几家一起合买化肥、种子等资料时,都是先称别人家里的,别人家的都够数了,剩多剩少才是我们家的。

父亲与一位关系不错的叔叔商议在公路边的一块空地上盖房子,靠北的地势好,靠南的地势因为有其他房屋的遮挡地势要差很多。选择时,父亲也是让那位叔叔先选,那位叔叔选择了靠北地势好的位置,靠南的就只能是我们家的了。后来盖了房子,那位叔叔的房子每年的租金是1万,而我们家的租金只有3千元。父亲对此事从来不置一词。

与我亲叔叔家也是如此,不管是分房子还是分地,还是分其他的东西,都是我叔叔先选择,叔叔选择剩下的,就理所当然是我们家的了。

父亲两肩担负起这个家,吃过太多的苦,受过太多的累,心中也一定会有对生活的无奈和无法改变现状的痛苦。但是父亲从没有打骂过母亲,从没有把自己心中的无奈和痛苦发泄到母亲身上。两人只是默默承受着,劳累着,付出着。

父亲没上过几年学,略认识几个字。父亲未必懂得什么吃亏是福的人生哲理,但是,在他的认知里,这就是他做事的原则。或许这就是他情愿负己也不能负人的人生哲学吧。

父亲今年已经72岁,已经进入了古稀之年。他只是千千万万位淳朴的农村大叔大伯中的一位,一辈子为了儿女,为了家操持着。父亲没有什么大的本事,干着最寻常的农活,日复一日地一干就是一辈子。

我与父亲的距离因为父亲的日渐衰老而拉近,从心中的畏惧到如今搂父亲肩膀的亲密,我们走了40年。如今,父亲日渐老去,虽然父亲肩上的重担已经卸下,但是父亲满脸的皱纹,却是他一生不容易和劳累的表达。触摸父亲皱纹的惊异感觉也随着这篇文章的结束而慢慢平静下来。父亲的皱纹这么多,这么深,说是岁月的雕刻,还不如说是我们儿女无意中一笔一笔的刻画。

作为儿女,在父亲的有生之年,我们不可能抹平父亲的皱纹,只是希望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能尽全力让父亲颐养天年,笑靥如花。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