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阳光岁月 > 正文

纪念山西师范大学恩师张忠民:那深切的悲伤,都化成了岁月的惊悸

时间:2018-03-07 10:10    来源:好读网 专栏:董江波    点击:0

1

 

学长发来一条微讯时,我正在旁听一场很重要的官司。

因为,官司的原告方,是我所关切的亦师亦友前辈的企业,虽然,我知道,前辈必胜诉无疑,但凡事,关心则乱,乱则紧张。

法庭在地下一层,信号很差,我知道,学长那是真正的无事不发言,大学三年,毕业后十年,每年来讯不多,但凡来,必然是大事,大消息。

庭审结束,自然是满意的结果,松了一口气,我快步小跑,上了地上一层。

学长发来的,是一则讣告。

就读本科四年山西师范大学,一位最可敬的师长,永远的离去了。

我内心一阵紧缩,却没有原本应该有的悲伤,而是有一阵莫明的空洞、惊悸,涌上了心头。

当我在校时,老师是校新闻中心的主任,主管校报、校电视台及一切其他对内对外的宣布工作,也是知名的书法家。

尤以每期校报《山西师大报》的出版,更是亲力亲为,事必至细至密。

仍然记得,作为学生编辑,第一次给校领导送校报时,竟然大半都未送出,又原封抱回了校报编辑部。

老师问详情,我说是没送到的校领导,都不在办公室,敲门没人应。

老师笑了,“这孩子,敲门没人应,你不会从门底下塞进去吗?”

我一听,恍然大悟,是啊,那有那么巧,正好所有校领导都在,而且还是在自己办公室。

毕竟,母校是一所拥有超过两万多名师生的巨型大学。

那四年的毕缕时光,转瞬如白驹过隙,晃不可见。

离别母亲,细数,已超过十载。

2015年秋回母校公干,匆匆与老师相见一面,相谈半余小时,老师还叫过来办公室一众学生编辑、记者,和我这个老学生编辑合影。

我还跟身为书法家的老师,留下小宣纸两张,望晚后赐墨。

想起在校时,随手扔掉的老师墨宝,现在想来,尤觉可惜,相跟老师近四年,老师的文字,尽一字未得拥有。

那一面,是我毕业八年后,第一次与老师相见,竟成最后一面。

2017年六月初,我曾写了一篇母校生活时的文章,张老师看到了,还发来鼓励。

“时间久了,思想就会成熟起来,感情就会丰富起来。山西师范大学,也是你起飞的重要平台。现在的你,已经认识到了。”

说完这两句,老师外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也微笑以对,但当时,喜悦的表情,溢于言表。

但仅仅荏苒九个月的时光,老师,却已经永远的仙去了。

有学长问我,什么时候到山西师范大学。

我说道,等九月吧,等母校的周年庆,回去时,去祭拜一下老师。

他没有问我原因,其实,人到中年,太多的事情,已经不需要解释。

那种说走就走的洒脱,早就在岁月的印痕中消失殆尽。

我们那深切的悲伤,最终也都化成了岁月里的惊悸。

我唯有先在朋友圈写下:

惊闻山西师范大学张忠民老师噩耗传来,甚是震惊。大学四年,倒有三年,是张老师主管主办的校报《山西师大报》的一名学生编辑。虽已经历过太多师长亲属逝去之痛,但仍然会悲从中来。

愿师长天堂永享幸福。

(作者:董江波,笔名冷得像风、冷风,知名网络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山西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届网络文学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已创作网络小说5部,诗歌集1部,最新作品都市生活小说《面食世家》正在连载当中)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