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写景文章 > 正文

梦留南麓岛

时间:2017-12-05 09:25    来源:好读网 作者:黄宏宣    点击:0

暑假期间,我和朋友几家自驾游来到了浙江南麂岛。

南麂岛位于浙江省平阳县鳌江口外30海里的东海海面上,距市区只50海里,是一座景色怡人的旅游岛屿,南麂岛是南麂列岛52个岛屿中最大的岛屿,周围多岛礁,最高点海拔229米,岛上居民2000人左右。

因为传说中要长期封岛,故而去旅游的人特别多,在岛上,我们还多次邂逅了守岛部队,攀谈中,不禁让我想起了李双江老师的歌曲《战士的第二故乡》,云雾满山飘,海水绕海礁,人都说咱岛儿小,远离大陆在前哨,风大浪又高……长年守在岛上,这些可敬的官兵除了训练和学习,就是每天看海水的潮起潮落,那份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寂寞,真的是一般人都难以忍受的。

海岛幽静,宽阔,悠闲……携一架相机,夹一本《读者》,带一壶暖茶,拽上最好的知己,静处幽林深处,闲看鸟飞潮落,那该是多么难得的享受!青石台阶,松木小屋,花香鸟语,泉水叮咚,向来都是有情人的向往之地!这一刻,你远离纷扰尘世,与大自然贴身亲近,心旷神怡,打从心底彻彻底底放下一些早就应该放下的遗憾,走路不再着急,说话不再大声,呼吸都变得不再紧张。也许,我们早已厌倦了灯红酒绿,疲惫了尔虞我诈,呆木之时,手托腮帮,只想不闻窗外事,是非对错,尽在心里,何必去斤斤计较呢?正所谓,放下,便是圆满。

在岛上,我们尽情地享受着生活,吃海鲜,泡海水,摘野菜,看夕阳……日子虽好,可那只是短短几天的惬意和悠闲,真正的生活,怎么可能天天如此呢?岛上渔民的生活和我们想象中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他们劳累,他们孤独,他们无奈,他们惧怕海风和海浪,他们有常人想不到的酸楚。

岛上的风景虽然美丽,令人神往,可只能适合外乡人短期旅游,却难以在那里长时间生活。在饭店里,老板娘告诉我们,如果长期生活在岛上,会很孤独,人还会变得黝黑,对人的关节也不好。夏季,这里热闹非凡;到了冬季,岛上除了官兵,只有几十个人在那里生活,游船也由现在的一天十几趟改为十几天一趟。

在生活的道路上,也犹如在海岛的日子,有灿烂的阳光,也有阴云密布,然而心灵总是脆弱的,偶尔的风吹雨淋,也会使自己以为碰上了世界末日,可是当你在风雨的摇曳中稳稳的站定之后,看到的阳光却是那样的灿烂,每一天依旧充满着希望,暂时的失败并不能说明什么,将来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大鹏展翅,水击三千。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这是元朝张可久的向往。可有谁又能真正心甘情愿地看破红尘、隐居山林呢?陶渊明?卢梭?张良?列夫·托尔斯泰?

在南麂岛的那几天,朋友的心境和我不一样,他一直抱怨说农家的旅馆条件太差,抱怨海风有些大,抱怨岛上的蔬菜和水果太贵,抱怨水的味道有些酸涩,还一个劲儿和我赌气,说应该去住档次高一些的宾馆……我想,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并不懂得“生活”的含义,是因为他一直在城市长大,体会不到农民日子的甘苦。

其实,再伟大的巨人也有他渺小的瞬间,再渺小的凡人也有他伟大的时刻,所有的痛苦都源于欲望。

台湾著名女作家罗兰19岁时曾到一所偏僻的乡村小学任教,每天晚上,就只有她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古庙后殿里。开始的时候,她感到有一种形单影只的孤独在笼罩着她,但渐渐地,她爱上了那难得找到的、几乎是属于远古荒凉与寂寞的庙宇里的夜。你听,“当一灯如豆而万籁俱寂的时刻来临,我可以静下心来,做我自己的事,编织我自己的梦想,并且尝试着和古人同在。”以至她后来回到城市后仍然非常怀念这段田园生活。想想那种意境,真的好美!摊开人生的手掌,同时落满的是阳光和风雪,在这孤独无奈的时刻,会使我们变得成熟、深刻,使心灵触觉深入生命的内核,审视自己,在距离上作以调整,俯瞰人生,从而获得自信和力量。

仔细想一想,生活,难道不是这样吗?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