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现代诗歌 > 长诗 > 正文

一个人:从黑发到白发

时间:2017-10-18 09:08    来源:好读网 作者:薛庆西    点击:0

从黑发到白发,有的人说它反映了从简单到复杂的一个过程,有的人说它是时间流动后引起的褪变,可我说这是五彩缤纷的人生经历和酸甜苦辣的人生滋味,把天生的黑发染成了白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经历,每当回忆起自己的人生经历时,往往禁不住感慨万千,心潮澎湃。最近,当我再次翻阅自己的影集,回顾自己的履历时,一股股难以言喻的情感潮水般强烈冲击着我的心房,使我不禁灵感突奔,诗兴大发——

 

从黑发到白发

我无法统计自己一共

吃过多少油盐酱醋

经过多少雨雪风霜

有过多少酸甜苦辣

多少喜怒哀乐

但我深深地体会到了

“人生”这两个字的味道和重量

从黑发到白发 

我无法说清自己一共

碰见过多少男女老少

听说过多少神话传说

经历过多少悲欢离合

多少荣辱得失

但我深深感到了

“人生”这两个字的厚薄与短长

我不敢说自己的人生有多么美好

也不敢说自己的人生有多么高尚

但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

一个人能够从黑发到白发

就像一棵树苗慢慢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矗立于天地之间

不畏风云变幻

就值得为生命的顽强 延续和造化而自豪 骄傲

从黑发到白发

我无法算清自己

曾经走过多少条路

爬过多少座山

趟过多少条河

穿破多少双鞋子

又留下多少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但我清楚地知道

自己的足迹无论延伸到哪里

总是运行在阳光之下

始终在口碑里茁壮成长

虽然我不敢说走遍五湖四海

但可以说去过北国也到过南疆

游过世界上的许多地方

面对壮美如画的大好河山

美不胜收的名胜古迹

我曾经由衷的发过感叹

大自然本身就是一位神奇的艺术大师

在地球上绘出比《清明上河图》《寻梦空间》更好的画卷

让世界绚丽多彩

让我们眼花缭乱

尽管天下美景万千

但还是由人创造了这世间的辉煌

北京故宫

万里长城

布达拉宫

苏州园林

莫高窟

都江堰

大运河

秦始皇兵马俑

佩特拉古城

马丘比丘遗址

金字塔

法洛斯灯塔

赛过了多少壮丽山川

都市夜晚的万家灯火

更是胜过了满天星光

在浩瀚的大海之滨

在雄伟的高山面前

在宽广的草原之上 

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启迪

也会有不同的联想

此时此刻  此情此景

我真切的感到自然的伟大  自己的渺小

就像一只蚂蚁  一棵小草

或者一只小鱼小虾  甚至一只小鸟

但凌云壮志不断地撞击着我的胸膛

催促我一定要像雄鹰那样到蓝天去翱翔

我曾乘过马车

摩托车

拖拉机

电动车

汽车

火车

轮船

飞机

地铁

飞碟

登过五岳独尊的泰山

去过美丽迷人的九寨沟

游过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

看过四季如春的海南岛

美于西施的杭州西湖

惊心动魄的钱塘江大潮

如诗如画的长江三峡

比传说更美的台湾日月潭

还有其他各地的奇观绝景

尽情领略过不一样的山水风光

亲身感受过不同的人文历史

风土人情

地方名吃

民间习俗

文学艺术

名胜古迹

感觉每个地方都是一幅美丽的画

每次旅游都可以写一首动人的诗

值得拍照留念

值得好好回味

值得永远珍藏

从黑发到白发

山河巨变

历史变迁

时空在不断变化

我的人生经历

也呈现着万花筒的形状

有时身无分文

食不裹腹

没有了尊严

更谈不上形象

有时收入丰厚

经济阔绰

不仅提升了吃穿质量

还可以去追求时尚

享受着绅士般的尊严

更享受着别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我饱食过山珍海味

也曾经食过野菜吃过谷糠

我住着华美的小别墅

也没忘记曾起居于低矮的茅草房

半夜起床在繁星下推磨的那段时光

我曾经驾着高级轿车去兜风

欣赏一路迷人的风景

也没忘记曾在繁星满天的夜晚

独自徒步赶往遥远的他乡

急促的脚步声在旷野回响

我曾想到原始森林去生活一段时间

免去到远处拉水做饭烧茶的烦恼

免去雾霾伤害人肺的担心

重温曾经熟悉的溪水 鸟鸣林涛

亲身体验世外桃源的浪漫与传奇

我不喜欢吃野味

哪怕是天鹅 驼峰  鹿筋

猴头 燕窝  熊掌

不是我没有胃口

而是我不忍心下口

因为它们也有血有肉

也有与人一样生存的权利

还因为我欣赏孔雀开屏雄鹰展翅 万鸟群舞的奇景

迷恋猛虎下山 千象过河万马奔腾的画面

我曾想发财也曾想发迹

但我一生最大的梦想

不是让财富达到欲望的极限

而是让我的创业故事

启发亿万人  感动全世界

从黑发到白发

我知道一个人可以做到荣誉满身

却很难做到无一污点

终生保持历史清白的良好记录

我知道自己没有太阳的温度

也没有火山的热度

却想要用自己的体温

去温暖南极和北极的冰雪

哪怕只有一丁点儿 一丁点儿

从黑发到白发

我知道自己度过了多少个白天和黑夜

却不知道曾经多少次风为饭雨为茶

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

为了就业而泪洒八方

我算得出自己喝过多少次茶吃过多少顿饭

却不知为了致富流下了多少滴血汗

破灭了多少个比花瓣更美的梦想

有时虽然我的钱包并不像含羞草那样羞涩

也没有面临绝壁深渊  命悬一线

可我始终绷紧心中的那根弦

因为我曾为缺少姚明高度长满皱纹的钱包彻夜失眠

曾为山南海北上涨快于刘翔速度的房价愁白头发

也曾背着空空的行囊

独自驻足在都市的边缘

望着林立的高楼大厦

感觉眼中的世界很大很大

心中的世界却很小很小

一颗米粒大小的汗珠

会胜过一万滴豆大泪珠的重量

我像刚洗过头一样清醒地认识到

幸福人生从致富开始

而璀璨人生从创业开始

更明白不会投资的穷人往往穷一生

不会理财的富人往往富一时

我曾握紧拳头对天发誓

要将吃进肚子里的每一粒粮食

喝下的每一滴水

都转化成创造奇迹的正能量

一定要用月光下的汗水

来换取阳光下满眼的财富

我渴望将来成为世界首富

成为比尔·盖茨式的人物

更渴望能像爱因斯坦那样被世人敬仰

然而坎坷曲折的生活经历

使我彻底明白了

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做人

不必去计较自己在别人眼中的高级与低级

更无需考虑自己的贫富和贵贱

重要的是要勇敢地挺起自己的脊梁

哪怕是在水深火热之中

哪怕是在风口浪尖之上

都要像雪后的青松

雨中的翠竹

风中的白杨

只有如此也只有如此

人才能拥有神的能量

从黑发到白发

当一个人降临到这个世界时

不是用微笑方式报到

而是用啼哭宣告了自己的开场

人的一生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如同山涧的溪水必将遇到曲折

如同海中的岩石必将经历风浪

其实真正的人生

多彩的人生

完整的人生

就是将人世间所有的滋味遍尝

酸甜苦辣咸 甚至还有鲜香臭

目的就是培养伟人的魄力

将军的风度

牛人的胆量

小时候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我

一腔热血像海水一样在心头澎湃

也不想像飞禽走兽那样繁衍生息

一辈子无声无息  无声无息  

谈到英雄豪杰的时候

我就会全身热血沸腾 豪情万丈

我曾想移动天边的一片云彩

降下大雨滋润脚下干裂的一块庄稼

也曾想把水面油膜  雨后彩虹 海市蜃楼

亲手加工成触手可及的真实美景

在枕边书的扉页上

在抽屉里的日记本上

在精装的记事贴上

我也曾写下一些豪言壮语

渴望活得惊天动地  与众不同

像埃德蒙·希拉里那样登上珠穆朗玛峰

像麦修·威伯那样游渡英吉利海峡 

像尤卡·维尔亚宁那样穿越撒哈拉沙漠

像约翰·班扬那样创作一本畅销全球的小说

像孔子那样创立一种影响世界的伟大学说

像詹姆斯·康诺利那样创造一个惊世奇迹

让自己成为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夜之间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

在那些朝气蓬勃的岁月

我总是对未来野心勃勃

梦想一颗汗珠收获万金

总是对梦想豪情万丈

渴望一滴热血红透天下

从黑发到白发

我知道自己过了多少个生日

也知道自己的遗传基因

身上流淌着文明的血液

散发着文化的气息

知道自己的祖先

传说来自中国山西洪洞大槐树下

有着一段非同寻常的历史故事

到了我这代人

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曾在一片掌声中闪亮登场   一展歌喉

也曾在万人比武的活动中   一显身手

浪迹天涯的岁月

曾在百花盛开的地方掉入人为的陷阱

平淡如水的日子

曾有过人生无聊的思想和感觉

和那些寒门才子一样

我也曾有过怀才不遇的一段挫折

有过下岗赋闲在家的满腹困惑

有过喜欢阅读名人传记每天看报的习惯

有过与国家领导人通信的特大新闻

有过去海南岛避暑过冬的幸福时光

有过一天收阅千封情书的浪漫

有过身在他乡水土不服的现象

有过为一分钱讨个说法的经历

有过雪域高原迷路七天七夜生还的奇迹

有过上午买股票下午买彩票的狂热

有过一夜暴富一朝成名的梦想

有过重拾旧梦重振雄风的故事

有过蹲在地上看蚂蚁上树的清闲

有过深山老林偶遇千年人参的惊喜

有过上班不见太阳下班顶着月亮的忙碌

有过担心一身才华却得不到世人的欣赏

有过在困难中努力挣扎的传奇

就像春天破土发芽的小草

在风雨中艰难地晃动着自己的肩膀

当我走过万水千山

当我阅尽人间苍桑

当我回顾人类历史

当我放眼人海茫茫

一度自以为看破红尘

一度也迷失了人生的方向

如今我明白了

明白了消极的人生是悲剧

积极的人生才是喜剧

我也终于明白了

明白了人生的差异不在于高矮胖瘦

而往往在于双脚的速度和走向

就像庸人的脚步往往在十字路口徘徊

伟人的道路总是伸向未来和远方

从黑发到白发

我曾探索生命特别是人类的起源

研究并且相信外星人的存在

想象一万年甚至一亿年后

世界和人类的模样

女人都有世界小姐般傲人的身材

男人都有一辈子享用不尽的财富

没有战火硝烟在天下任何地方燃烧弥漫

没有禽流感 埃博拉式的病毒在传播蔓延

人们可以返老还童

可以终生无病

可以活到五六百岁 甚至千岁

穿上可以变色

变冷

变暖

变厚

变薄的万能衣裳

去周游世界和太空旅行

可以移居外星

在宇宙里随意安家落户

可以和外星人谈恋爱 通婚生孩子

像总统一样诗意的栖居

像神仙一样幸福的生活

我知道现在做一个人比做一只禽兽难

做一个男人比做一个女人难得多

知道秦始皇的一道圣旨

可以调动当时的千军万马

却管不了今天的一个顽童

我敢说今天种地的农民

也比古代只识长矛 弓箭 盾牌的皇帝

生活得幸福  生活得风光

请问历史上的哪位帝王

打过手机

坐过飞机

看过电视

玩过电脑

看过电影

发过微信

传真电报

电子邮件

视频聊天

相信更没有享受过乘坐地铁和高铁的待遇

我也知道不当皇帝难上历史

更明白比当上皇帝更幸运的事情

是出生在山清水秀 鸟语花香的美好国度

书声琅琅 歌舞升平的和平年代

让个体生命在蓝天白云下阳光雨露里自然成长

不知硝烟

不知战火

不知战争的血腥

不必如惊弓之鸟那样可怜毫无尊严的生活

我曾有过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也有过安徒生笔下卖火柴的小女孩般的泪眼

我曾拔过猪草堆过雪人

也曾在唐诗宋词里成长

枕着《红楼梦》入眠

捧着莫言的小说入迷

惊叹袁隆平栽种的水稻

羡慕李嘉诚 马云的财富

敬佩杨利伟  刘洋的壮举

当过姚明  刘翔的铁杆粉丝

青睐张艺谋执导的影片

光顾徐静蕾的博客

与张梓琳一起合影

陶醉于彭丽媛登月的歌曲里

在希望的田野上放声歌唱

漫长的人生啊

天上的太阳有起有落

夜晚的月亮有圆有缺

每天都是美丽的

蓝天白云下

青山绿水间

抖落一身的红尘

梳理纷乱的思绪

寻找人生的那些激动和感动的时刻

并非一部动人的长篇小说

但让我津津乐道的那一幕

就是曾初为人父的我

每次外出回家后

总爱抱一抱自己的小宝宝

心里感到特别温馨特别快乐

仿佛春天换上一件崭新的衣裳

漫步在如蚕丝一样和煦的春风里

千金难买这一刻的美好感觉

这一刻仿佛所有的烦恼和苦闷

都被快乐和幸福统统埋藏

我更喜欢回忆自己觉得最开心的时刻

不是在什么风景区看到了什么景像

也并非那年哪月哪天

升官发财 记功嘉奖

而是下班回家自己刚会说话的孩子

紧紧跟随在自己身旁晃动着小脑袋

用甜美的童音一声声的喊我

爸爸 爸爸

今天为什么没给我买糖

看着孩子可爱的笑靥

我一下子领悟了

万人祝福

赛过天上的各路神仙

亲情满屋

不恋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其实人生的快乐和幸福有时就这么简单

根本无需金银珠宝的重量

还有各类奖状和奖章的光芒

千人的喝彩万人的掌声也是多余的

更不必邀请娱乐明星莅临捧场

从黑发到白发

我在不知不觉中长大成人

然后渐渐老了

渐渐老了

渐渐老了

上午比下午

今天比昨天

今年比去年

我知道都在变化

都在变化

都在变化

明白自己每天二十四小时甚至每秒钟

还在不断进化

不断进化

不断进化

就像春天里河边的柳芽

夜间都在生长

却不为人察觉

眺望东西南北

发现景点越来越多

世界越来越精彩

驻足十字街头

发现女人越来越美丽

个个如模特

男人越来越潇洒

位位赛演员

洋溢着笑声和歌声的太平盛世

帅哥美女便成了一种时髦的称呼 

从黑发到白发

是经历也是历史

是回忆也是一本流水账

随着时空的变迁

人的经历越来越多

人的历史越写越长

人的流水账越来越厚

人的回忆也越来越有份量

我喜欢收集那些有代表性的照片

特别是具有时代特征的全家福

按照时间顺序放入影集

我喜欢将最近的和最早的

两张照片作比较

然后去追寻过去的足迹

去回忆逝去的时光

照片一次比一次新

照片中的人却一天比一天老

当一张满头黑发

一副娃娃脸的老照片

与一张满头白发

一副满脸皱纹的新照片

一起映入我的眼帘时

我不禁感慨万千  热泪盈眶

心中顿时生出无尽的感想

如同一泓汩汩涌出的清泉

真可以写成一部万言书

也许会超过一本畅销书的发行量

从黑发到白发

多少次日出日落

多少次月圆月缺

多少次云卷云舒

多少波潮起潮落

多少次雁来雁往

多少回花开花谢

我亲眼目睹并亲身感受了

人生

社会

世界的变化

我亲眼目睹并亲身感受了

人间的苍桑

世态的炎凉

我亲眼目睹并亲身感受了

大自然的神奇和美好

海上日出  林海雪原  黄山云雾

香山红叶  泰山奇石  汤头温泉

即使《辞海》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我彻底明白了

明白了世界上最好的房子

是用良心和匠心建成的

而非钻石和金砖

明白了太平盛世

每天都是个好日子

不是元旦春节胜似元旦春节

婚庆的彩车在大街上穿梭

灿烂的笑脸闪现在街头

在超市

在市场

在公园

在广场

在校园

在剧院

在海边

在车站

在机场

在码头

在阳光照耀到的每个地方

明白了我这个人属于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属于所有的人

却并不属于我一个人

明白了有的人

一年或者一个月甚至一天所赚的钱

可以抵我一辈子积攒的财富

明白了我可以拥有一缕阳光

却不能获得整个太阳

明白了我也可以拥有一片月光

却不能获得整个月亮

明白了一辈子足不出乡身不出市人不出省

应该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人

明白了世界很大很大

可以容下一座座高山

一条条河流

一片片森林

还有你和他(她)等七十多亿人口

肯定会容下一个小小的我

任何时候都会有我的立足之地

明白了偌大世界并非每个地方

都适合一个人生活

成长

成才

创业

明白了一个人外出回乡

请勿用外语

而该用方言

和叔父大爷们婶子大娘们问候聊天

明白了走过万里路读过万卷书拥有一双慧眼的人

也看不透人生这本大书

还有红尘滚滚的这个万花筒式的世界

明白了拥有精彩人生的秘诀

就是吃好每顿饭

做好每件事

活好每一天

而不是成为明星大佬 首都高官

明白了世界上最难研究的不是宇宙飞船

也不是人造卫星  航空母舰

却只有一个你可能想不到的字  人

难度胜过陈景瑞钻研哥德巴赫猜想

独自徒步穿越神秘的西藏无人区

明白了只要守身如玉  两袖清风

就不怕听黑脸包公的故事

也不怕看王岐山脸上的表情

更不惧东西南北风的等级

明白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重要

胜过名人字画 旷世奇书 金银首饰

明白了一个人不可能认识全世界的人

也不可能让全世界的人认识你

一个人可以喜欢全世界的人

却不可能让全世界的人喜欢你

即使你是国家元首  影视明星 国际名模

明白了一张亿元中奖彩票

不能和一张神圣的选票划等号

因为做人的权利

比指挥千军万马的权力更重要

明白了世界上最宝贵的不是金子

银子

铜钱

也不是珍珠

玛瑙

而是我们身上的每个器官

它们都可以创造奇迹  价值连城的财富

它们不可再生  胜过任何无价之宝

明白了世界上的十万个为什么

世界上的为什么会有十万个

彻悟到一个人可以没有高楼大厦 万亩庄园

却不能没有亲爹亲娘  兄弟姐妹

彻悟到穷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富人为什么越来越富

原因就在于懂不懂经济学

熟不熟悉富和穷的字型结构

只有职业没有事业没有产业

彻悟到养猪养牛养羊

都不如养个孩子

因为孩子或许将来会成为一名总统 元帅或者一名将军

而猪牛羊永远不会有什么造化

只能是人们某个时辰的美餐

更明白了经常脸上滚动着汗珠脚上沾满泥土

才是太阳底下最可爱最可敬最可亲的人

从黑夜到白天

从白天到黑夜

从黑发到白发

从白发到今天

我所做过的各种各样的梦

有些变成了风景

有些则化作了泡影

当夜晚来临时

我喜欢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静静地回顾着自己的过去

让尘封的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重现

说不完的感慨

数不清的无奈

真让人思绪万千 心潮澎湃

宛如海水一次次冲刷过的沙滩 

岁月流淌过的人生

总是在血与火的一次次洗礼中

变得聪明 成熟  坚强

从而成为时代的一面旗帜

亿万人学习的一个榜样

从黑发到白发

人生最长不过百余年时间

而百年也不过三万六千多天

值得纪念的日子往往没有几个

值得怀念的人却往往成千上万

我不会去寻找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

也不奢望像帝王那样渴望活到千岁甚至万岁

更不必谈什么像神仙那样长生不老

我只想曾经流汗流泪又流血的我

传给子孙后代的不是什么名车什么洋房

甚至人见人爱的金银珠宝

而是如何做“人”的祖传秘方

其实人生的最高境界

不是成为身家过亿的富豪

也不是成为武侠小说中的大侠

更不是成为想象中不食人间烟火的超人

甚至神话传说中的神仙

而是让全世界的人都赞美你

不管男女

还是老少

从黑发到白发

我也慢慢地领悟到了人生的真谛

写成一个“人”字并不难

但写好一个“人”字

却需要毕生的精力与时光

唯有如此

才能让“人”字立于天地之间

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