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资讯 > 聚焦人物 > 人物专访 > 正文

知名网络作家打眼:我是网络作家,这没什么丢人的

时间:2017-10-17 09:32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记者 罗昕    点击:0

“打眼”这个名字不会为网络文学爱好者陌生。他是阅文集团旗下拥有28亿正版点击用户的白金作家,于2010年在起点中文网开始创作处女座《黄金瞳》,在今年11月凭借网络小说《天才相师》获第一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优秀奖,还曾分别以200万和800万版税两度登上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

12月21日,阅文集团为打眼还在创作中的新作《神藏》举办发布会。打眼说:“文学创作在读者看来精彩纷呈,但对作者而言却是一件很孤独和枯燥的事情。每一次创作都像是一次轮回,带着作者本身尝尽了书中的酸甜苦辣。”

当天下午,打眼接受澎湃新闻专访,他向澎湃新闻形容自己对写作现状“非常满意”。其实,打眼同时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但打眼说介绍自己时会先说他是网络作家,“这些身份我都会放在网络作家之后的,没有什么丢人的。”

打眼

谈写作:所有作者都会卡文

澎湃新闻:《神藏》这部新作和之前几部作品比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打眼:它融合了之前几部作品的元素。《黄金瞳》写的是古玩、《天才相师》写的是传统文化、《宝鉴》写的是三教九流。《神藏》则把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打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作品。以前每种元素在各部作品单一展现,这次则在《神藏》中都有体现。写到现在,我对这部作品(指《神藏》)非常满意。

澎湃新闻:你认为自己作品一直保有的特色是什么?小说本身是虚构的,但您会注重它和现实之间的联系吗?

打眼:特色是比较接地气。小说和现实肯定是有关联的。比如我现在这本新书里面有一个故事情节是“炸鱼”,本身我小时候到水库里炸过鱼,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故事都是源于生活。

澎湃新闻:您在开始网络写作之前参过军、也做过古玩,这些经历对您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打眼:眼界很开阔,经历的事情多一点。我可以把它变成故事写在书里面,以前也是这么做的。

澎湃新闻:享受创作这个过程吗?

打眼:有享受的时候,也有痛苦的时候。有时候一个情节过不去,卡在那里了就很痛苦。卡文是所有的作者都会遇到的,情节继续不下去,或者说某一个情节转化上感觉有问题。因为我们写了就想把作品写得很完美,写到最好,这个纠结经常会有。最久大概有几天,把这个情节理顺后就好了。好比这个情节卡了,后续的情节连不上,可能我会先把这个情节放下,把后续的纲要做出来,这个情节自然通顺了。

澎湃新闻:现在您的创作有一定的节奏吗?一年一部作品?

打眼:基本上还是一天两章到三章。作品不好说,这个要看读者的欢迎度。他(指读者)非常希望你写下去,那就写下去。你写一部作品首先要和读者见面,读者会给你一些反馈。

谈读者:读者喜欢的就是好的

澎湃新闻:有人说读者是网络作家的衣食父母,是这样吗?

打眼:如果很多人喜欢读你的作品,对作品本身就是很大的肯定。就像以前70年代金庸每天写、每天上报,就是每天都可以得到反馈。粉丝、读者是我们很重要的支持者。我写的时候会很自然地想象什么画面是读者喜爱看的,但我说不出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澎湃新闻:讲到网络作家一边更新作品,一边看读者的反馈。这样的写作过程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可能会被读者带着走或者去迎合读者的口味趣味。您怎么看这样的问题?

打眼:一个比较成熟的作者会按照自己的大纲去走,读者的反馈或许会让他进行一些微调,但肯定不会改变他本身的思维。作者是不会被读者的思想所左右的,这样一本书就没有办法完成了。有一句话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这是一个道理。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有一些人可能稀罕这个角色,有一些人不喜欢这个角色,你要听从他们的意见就没有办法写了。

澎湃新闻:但如果对某章节,你发现读者不太喜欢的声音比较多,会怎么做?

打眼:也是会写下去,但是你要搞清楚读者为什么不喜欢,然后再做一些调整。我会思考,但思考完了基本上还是会按照我的纲要走。

澎湃新闻:现在有一些人说网络文学同质化比较严重,都是类型化小说,对此您是什么看法?

打眼:类型化不是网络小说的问题,是中国当代文学都有的问题。好比说某一个故事,像现在电视剧里面的历史剧,大家都跟风往那拍。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老百姓喜欢看,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问题。

就像以前有一个杂志叫《大众电影》,为什么叫做“大众电影”,因为是老百姓看的电影。我们现在网络文学也是写给广大读者看的,写给普通人来看的。对于这类文学,要说类型化,我觉得读者喜欢的就是好的。

谈网络文学:不太喜欢富豪榜,盗版是最大问题

澎湃新闻:今年在上海举办的网络文学论坛上,一些网络作家提到“网络作家”这个身份还不被大家接受。很多人一听“网络作家”,就觉得和“传统作家”还是不一样的。您如何看待“网络作家”这一身份?

打眼:我也是中国作协会员,这个身份不存在网络作家、传统作家之分。对于网络作家的身份,我个人是很认同的。我如果和别人介绍我的身份,我会先说我是一个网络作家,然后才会说我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或者说我是安徽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这些身份我都会放在网络作家之后的,没有什么丢人的。因为你能在这个行业里面脱颖而出,本身就很优秀了。

澎湃新闻: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曾提及网络哺育的第一代网络作家一旦出名后就飞快逃下网,更希望他们的作品能在传统出版社发表。您更希望自己的作品在网上还是在传统出版社发表? 

打眼:线上和线下出版只是接触的受众、读者不同,不存在哪个更重要、哪个不重要。要说界定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的区别,出版不是问题。我的每本书都有纸质出版,包括我的上一本书还没有签好字就已经给人买走了。我的书在线上、线下卖得一样好。

澎湃新闻:2012年您位列第七届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二十名,2013年您位列第八届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八名。现在还有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这些“榜”对您而言,是荣誉还是压力呢?

打眼:我个人不太喜欢,去年的榜(指第九届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我没有上。这个东西虽然能直接体现出作者的商业价值,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可能会诱导青少年,看到这些东西就贸然进入这个行业。但是像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本身是我们网络文学里面的一个榜单,本身依据不涉及一些比较隐私的东西。我觉得没有必要把一些隐私的东西放在网上。

澎湃新闻:除了“富豪榜上的网络作家”,一般网络作者的写作生态是什么样的? 

打眼:都是一样辛苦。网络文学的门槛是很低的,不存在你一进来就能成功或者一进来就失败。它成绩的好坏取决于读者是否喜欢,这个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写作水平、写作素养。好比情节的设定、文笔。如果新的网络作者感觉自身具备这些素质,完全可以进来(指网络文学圈)。

澎湃新闻:您在网络文学圈子里是一线作者,又是作协成员,您觉得现在我国网络文学遇到哪些问题?有什么问题是限制其发展的?

打眼:盗版。如果能解决盗版问题,不光是网络文学,包括传统文学,都会比现在这个情况更加繁荣一些。

澎湃新闻:解决盗版问题的瓶颈在什么地方?

打眼:国家法律。现在唱片的盗版问题基本上正在解决或者快要解决了,但是(文学)盗版问题还没有相关的法律出来。

澎湃新闻:除了解决盗版问题,您希望网络文学未来还能有哪些发展?

打眼:更加开放一点,和各方面接触、交流,包括合作更加多一些。包括像现在开发出来的影视、游戏,希望未来能够扩展更加广阔一点,和各方面的IP开发合作多一点。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