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亲情文章 > 正文

母亲:我赚的钱您不曾花过、我的孩子您不曾抱过……

时间:2017-08-07 11:05    来源:好读网 专栏:董江波    点击:323

9

我一直期待与您梦中相见,可是最近您很少出现在我的梦里,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您刚走的那几年,我还经常梦见您,梦见您告诉我没衣服穿,袜子破了个洞,我都会第二天马上给父亲或者二姐打电话,让他们给您烧衣服、送袜子。  

2007年的夏天,一个周六的早上我母亲突发脑溢血,后经医治无效,受尽病痛折磨之后走了。我一直都想静下心来,写篇文章祭奠母亲,十年过去了,一直没敢落笔,母亲一直藏在我心灵深处,那里最柔软、最私密、也最痛楚。   

儿时,经常白天见不到父亲,因为父亲每天都去煤矿挖煤,为了能拿到更多的工资,父亲每个月基本都是全勤,由此家里的、田里的、地里的农活都交给了我的母亲和大姐、二姐,那会三姐和我还小,所以在我印象中父亲一直都在上班(今天主要写母亲,父亲现在陪在我身边,又当爹又当妈帮我照看孩子,父亲的苦以后再说),母亲一直都在劳作,母亲基本都是第一个早起去村边池塘洗衣服的,傍晚很晚很晚才从田间地头回家。  

要问我姐弟四个怕谁,估计都是怕母亲,按老家的话说,三个闺女一个儿子,那肯定对这儿子宠爱上天,但是我母亲对我真的很严厉,所以记忆中,和母亲的斗争几乎没有胜利过。记得有一年冬天,为了方便扇火,我把用小油漆桶自制的烘手炉挂门框上扇火(南方的冬天其实很冷,比北方冬天冷很多),谁知不小心把门框给点着了,我的母亲让我在祖宗牌位前罚跪,也没人敢帮我求个情,就一直跪着,后来忘记怎么了了这事。后来慢慢长大了,母亲再也没有打骂我,最多就是说说我,还会经常在别人面前夸我。  

我母亲是地道的农村妇女,性格耿直,从来没有读过书,只认识我外公的名字,因为她小的时候干活要计工分,天天都要写外公的名字。但是母亲的眼光和见解都是大格局的,和父亲白手起家,拉扯我姐弟四个长大,送我上大学,要不是母亲的坚持,我肯定上不了大学的,这也是我人生的一段曲折史(此处省略一万字),我上大学之前没出过远门,母亲送我出门的时候告诉我:好男儿志在四方。  

我小时候,具体几岁忘记了,大姐为了减少家庭的负担,小学毕业就外出打工了,突然有一天,母亲听说大姐一个人在义乌,担心大姐一个人无依无靠,怕被人骗了,一大早就自己带着一点钱,拿着大姐给家里写信的信封就去义乌找大姐去,我母亲可是一个字不认识,也不会说普通话,孤身一人从江西去义乌,一路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好在苦心人天不负,最后平安找到了大姐,把大姐安全地带回了家。  

我小时候,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冬天早上经常在灶台前咳嗽很久,天气预报里老说昆明是春城,四季如春,那会我就和母亲说,等我长大了一定带她去昆明,那样她就不会老咳嗽了,如今不但是昆明,我走过每一个陌生的城市,都会遗憾母亲未曾来过,我吃过每一次美味,都会遗憾她不曾吃过。  

母亲只陪我度过了二十四个春秋,母亲去世的那年,安葬母亲后,我要回学校继续学业,走的时候甚至不敢看母亲的坟墓和灵牌位一眼,大姐还说我为什么不和母亲打个招呼就走,那是我怕自己一说话就控制不住,怕伤心起来大家担心,包括后来每年回老家,我都会去母亲的坟前看看,都会给母亲和我一起种植的那棵桂花树施肥浇水修枝,但是我都不敢和您说说这些年儿子在外的一切,怕您担心,怕自己哭成泪人您更心疼。  

母亲,我赚的钱您不曾花过,我买的房子您不曾住过,我开的车您不曾坐过,我的老婆您不曾见过,我的孩子您不曾抱过……没有母亲的这十年,我不曾有过真正畅快的欢喜,喜上眉梢时,憾从心中生。十年过去了,真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待,伤痛虽随时间结疤,母亲的样子也随时间稍微变得模糊,回忆串起来的却是无尽的遗憾。  

念少时,想亲娘,苦日子过完了,妈妈却老了;好日子刚开始,妈妈却走了;这就是我苦命的妈妈。慈母万滴血,生我一条命,还送千行泪,陪我一路行,爱恨百般浓,都是一样情;即便十分孝,难报一世恩,万千百十一,一声长叹,叹不尽人间母子情。姆妈,您放心,如您所愿,爸爸和我们姐弟四个家庭都很好,真的十分想念您。  

2017年8月6日,以此文祭奠母亲。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