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经典小小说选读 > 正文

“干姜”轶事

时间:2017-08-05 07:57    来源:好读网 专栏:董江波    点击:12

俗话说,姜是老的辣。单位有姜,虽老非辣,却干。他干瘦、干练、干直。谓之干姜。干瘦者,身材也。虽时下有新说,有钱不买老来瘦。但,他天生不会长胖,也只好随之任之了。好在他身无大恙,无碍工作,至于胖瘦,并无人多究。干练者,工作也。凭着他数十年之工作经验,加之近于袁隆平那样的敬业精神,单位里无人不为之翘指称道。干直者,品性也。在当今社会,像姜这种身居供应处长多年而两袖清风不谋私利者,实难能可贵。故,姜在生活中多有轶事相传,简录如下。

儿子找不起对象姜干瘦。其妻姜嫂也人不过百斤,虽50有半,仍没有发福之迹象。儿子姜壮却一反父母遗传之基因,身高一米又九,其份量是父母体重之和仍绰绰有余。按理说,这身高正是当今女士求婚之热点。但,姜壮虽年近30,婚姻却久久不透。其原因,姜嫂注解道:谁跟俺这穷光蛋!

姜嫂仍是清洁工姜嫂随姜从部队转业时,由于附近没有对口单位,这位昔日的优秀教师便做了家属区里的一名清洁工人。为了干好工作,姜嫂起早贪黑,从无怨言。岂知.读小学的小女儿姜静为此事却大动肝火。

姜静:“妈!你再不调工作,我明天就不读书了!”

姜嫂:“为什么?”

“同学们在学校都叫我小扫帚。”

姜嫂心里一沉,好一阵儿才缓过气来。说:“乖闺女。好好上学,妈到明年一准调。”

第二年,女儿又问此事,姜嫂说:“哎哟,是妈忘了合同期了。妈还有一年的合同,岂能半途而废……”

一转眼,姜静中学毕业了。姜嫂仍是清洁工。一日,姜静对妈说:“妈,我快和你一样了。”

姜嫂不解:“什么一样了?”

“我快长成大扫帚了!”

“干姜”仍是两头沉前些年,人们习惯将家居农村的单身职工叫“一头沉”。‘可姜妻室儿女全在城市,却为何叫“两头沉”呢?秦始皇的边墙,这话(画),可就长了。

姜的妻子随军那年,家中撇有老父。当时是集体经济,军属又有照顾,加之政策不允许,老父不能随军,这家也就只好暂时一分为二了。后来,转业到了地方,姜原打算将老父接到城里一起生活,由于住房的原因,又未能如愿。

接着,有几次分房,姜又将机会让给了别人。

再后来,姜终于分到了新房,可老父说他在乡下住惯了,死活不肯进城。姜说,不进城可以,责任田别种了,我养活你。可爹呢,非种不可。姜没办法,只好依。可姜知道,爹那把年纪哪还能种地?他是掉不开那片情,那片土地之情。他要用这片情将自己的后代(至少是儿子这代)牢牢的牵住、牵住……

就为这,姜成了“两头沉”。节假日,他除忙城里这个家之外,还得到乡下帮老父亲侍候土地。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