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作家 > 期刊社团合作专栏 > 《读者》 > 正文

如果父母有一天和你谈钱

时间:2017-06-06 10:03    来源:《读者》杂志社 作者:张刚    点击:230

7

父母分别和我谈到了钱。父亲谈了两次,母亲谈了两次。  

父亲第一次和我谈到钱,是在六年前。  

我刚买了一套二手房。缴首付,办房贷,所有手续办好住进去后,我打电话告知父母,请他们来一起过年。  

有一天晚上,我和父亲聊天时,父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样子,说:“虎林(我村里的小伙伴)的爸爸在虎林买房时给了他一万元,我一分钱都没给你帮上。”  

我听了心里一紧,眼眶一热,说:“不用不用,钱够了,要给应该是我们给您,不是您给我们。”  

父亲怅然。  

第二次,今年春节,我买了单位的宿舍房后,让父亲过来看看。在车上和父亲聊着聊着,聊起我买房欠下的债务。我说再过两三年,肯定能还清了,也没啥可操心的。  

父亲说:“等你还清了账,再攒下钱了,给你岳父岳母一两万。你结婚的时候,咱们穷,没给人家一分钱,现在他们老了,要想着他们。我和你妈现在用不着钱,不用管我们。”  

母亲也两次和我聊到钱。  

一次春节回家,母亲说:“村里的某某给家里寄了一万元,人家工作好,有钱……”  

我默默无语。给父母一万块钱,也不是很困难,我也能拿出来,但我从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平时只是问问:“有钱吗?要不要给寄些去?”  

父母总是说:“有呢,不要,不要寄。”  

于是我真的就没寄。  

但是大约他们心中还是希望有钱寄来,不是为了花,是想有个安慰,好让别人说,他们的孩子也没忘记父母。  

母亲第二次谈到钱,是去年国庆节我回家。  

我和母亲聊天,母亲说:“这些年,种玉米、种树苗,攒下了四万元,这钱给你留着。”  

我说用不着。  

母亲说:“我和你爸都活着,事情就好说,在乡下住着很自在。但如果有一天,我们中的一个先死了,那剩下的一个,日子就没法过了,就得跟着你们,得要麻烦你们养着,不麻烦不行,不跟也不行,这四万元就是我们养老的钱,不动了,给你留着。”  

我说:“好,这钱我们收着。”  

这四万元是大事,天大的事。  

(来自《读者》杂志,郝景田摘自《城市金融报》2016年5月19日)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