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资讯 > 聚焦人物 > 人物专访 > 正文

专访《秦墟 望古神话》作者月关

时间:2017-06-05 06:28    来源:好读网 作者:小一    点击:57

一、 这些年的创作中,有没有什么让自己难忘的人和事?

对事来说,有些经历的多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如今已经写作十一年,回首一想的话,难忘的大概就是那些“第一次”了。

第一次夺得月票榜总冠军,

第一次夺得年榜总冠军,

第一次获得年度最佳原创作者,

第一次获得年度最佳原创作品,

第一次入选广电总局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

第一次入选网络文学十年盘点十大精品,

第一次出版简体书,

第一次出版繁体书,

第一次出版外语书,

第一次获得实体出版年度销量冠军,

第一次获得年度借阅榜第一,

第一次被制作成影视,

第一次被买走游戏版权,

而人,则是多年来与我相处愉快,我写他看,共度人生一段极好时光的那些书友们。

二、 请从您个人的角度谈一下您对“望古神话”世界观的理解。

我觉得,“乾”这个意识集合体可以把它形容成一棵大树的主干,以“乾”为根基,上下串连,形成时间线,把古老传说再加上自己的设计与想像,形成一条条枝干,把一个个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与我们在这个世界观中创造的一个个人物完美融合,形成一片片枝叶,最终构成一个庞大而有机的整体,化为一棵“世界树”。

现在,这棵“世界树”的主干已经有了,我和马伯庸、跳舞,奥斯卡还有流浪的蛤蟆五人每人正负责一条枝干以及应该缀在这条枝干上的绿叶红花的设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作者加入,进行同样的创作。

现在这棵世界树只是稍露峥嵘,要呈现它的庞大磅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三、 能否谈谈《秦墟》的创作初衷,为何要以秦朝作为“望古神话”系列的开篇呢?

其实对于古代一些传奇建筑与传奇人物,一直以来,我们就有许多人好奇于它是如何建成的,建造它的目的是什么?早期的人民,在他们的想象力极限处,就把一些人和事归于神佛。而到了近代,人类的目光已经投向太空,开始考虑外星科技的存在。

中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都有许多人把它设想成与外星人有着莫大关系。

秦朝的风格、气象,在中国历朝历代中是最显大气的一个时代,秦朝始皇帝时期,不仅有长城、有十二金人、有传奇术士徐福,还有史书记载中确实像极了外星人的宛渠之民,他们从天而降,乘坐着海螺状的飞船(像不像《第五元素》开头的外星飞船?),飞船中走出巨大的金属人(像不像《变形金刚》?)并且与始皇帝有过一番密切交流,这些是我们古人古籍中就有记载的东西。

而此后不久,秦始皇就收天下之兵,铸十二金人。

我就想,这样一个大气磅礴的时代,这样一位“始皇帝”时代,又有这么多可以让人产生丰富联想的故事元素,应该是最适合设计一个生动、有趣、气象不凡的故事的。把它作为“望古神话”中的一条主干,会极富生命力,所以,我写了《秦墟》

四、 您对历史了如指掌,那么这次在历史中加入科幻的元素,和您以前的创作有没有什么差异?

从个人创作技巧上来说,没有差异。

在网上创作网络小说时,你是写科幻,写玄幻,写仙侠,还是写历史、写都市,是有很大区别的。女频小说的话,不管是以上哪种类型,其实主题都只有一个:爱情。所有的类型都是外皮,核就是这个。

而男频小说不然,每个类型的卖点确实不同,有的卖点在想象力丰富,打怪升级的过程精彩,主角生平爽歪歪的程度精彩,等等等等。所以,你可以人物不鲜明,你可以完全没有情感线,你只要能把以上任何一点发扬广大,也一定会有喜欢它的读者追捧,所以你可以发现,有的小说,用两章六千字津津乐道于一颗金丹在体内如何成形,再用六千字讲一缕真气在体内如何运转,一样有人看的有趣,但在影视表现中,可以这样吗?

但是这一次的创作,它的主要价值实现方向在影视。影视化目前是凌驾于一切其他文化形式之上的放大器,而要实现影视化,则需要“反朴归真”,重新把人物是否鲜明、故事是否生动曲折、感情的发展与变化做为主要成分。迄今为止,为什么男频网络小说在网上的影响力比女频小说要大的多,但是影视转化上面,女频小说比男频小说成功的多?原因即在于此。很多男频小说,缺失了影视转化过程中最重要的几个元素:人物、情感、故事。又或者缺失了其中之一或之二。

这一点,我能做的很好,因为我的小说,本就以人物、情感、故事,画面感,以及把自行设计的主角完美融入既有历史见长,而一旦影视化,则不管你是玄幻、仙侠、历史、都市,这些才是最大卖点,写起来自然驾轻就熟。

五、您如何看待国内的科幻文学?刘慈欣曾说过,获得世界级大奖并没有改变国内科幻文学作者的境况,您对此怎么看?

 我看过一些科幻作品,特别喜欢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实际上,很多国外科幻小说作家是物理学博士啊等等相关学科造诣很深的人物,所以写起硬科幻来扎功底扎实的很。

   但我们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一些打着科幻幌子实则是玄幻的小说,也充斥期间,号称科幻了。

   然而,即便我们有人也有这样的基础,那么他写科幻小说是否就一定成功?一个物理学博士,未必就擅长小说创作。一个擅长小说创作的人,未必就懂得许多科学知识。像阿西莫夫这种两者兼备的人,想必也是曾有很多具备同样学识的人在进行小说创作,最后他走了出来。

   我们还缺少这样丰沃的土壤,这需要时间。刘慈欣先生的《三体》不仅有着超人的想像力,而且有着扎实的科学基础,看起来就栩栩如生了。但是其中关于人物塑造和人物情感部分其实就弱了些,影视化过程中,需要一些给力的编剧加以补足,目前国内科幻作品的影视化中,我最期待刘先生的《三体》,盼望早日见到它。

如果能够拍摄的不错,哪怕还有瑕疵,都将是中国科幻作品的一次重大进步,将影响整个文艺创作市场中科幻类型小说的发展。目前,除了已经创作完成的〈秦墟〉,我还在创作一部科幻小说《未来:神世界》。

《秦墟》是“历史+科幻”,《未来:神世界》则是“未来+科幻”。本人没有那么深厚的科学知识储备,所以选择了一个讨巧的角度,是从互联网发展、云端技术的发展、大数据的流行方面推演的一个未来世界的故事,这就扬长避短了。

六  科幻小说需要扎实的知识背景和严密的逻辑,您是如何做到“历史+科幻”的完美融合的呢?

《秦墟》是“历史+科幻”,历史选择了大气、厚重的始皇帝的秦,并且把长城、十二金人、徐福、宛渠之民等史实存在的东西和神奇传说完美融合。所以在这一过程中,我最注意的就是,如何发挥自己的想像力,把历史与科幻完美融合,让它们的风格保持统一。至于知识背景和罗辑的严密,对已经连续创作了十多年,每天更新都要接受读者即时评论、挑刺的我来说,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创作本能,其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会早早避免,反而不足为道了。

七   在《秦墟》的创作中,您有没有把自己植入到某个角色当中呢?您最喜欢作品中的那个角色,为什么?您有没有创作中的一些趣事和读者分享一下?

这个倒是没有。一个主角,哪怕你竭力避免,他的为人处事、他的性情品格,其实多多少少是会带出创作者的人生观、价值观、生活观的,但是把自己代入其中则未必。一个成功的创作者,不能像读者一样,把自己代入其中某个角色,去体会他的“爽感”,做为作者,你写到每一个角色,都应该即时把自己代入其中,你需要代入的是你塑造的所有角色。

八、最近的一款很火的游戏《王者荣耀》您有没有玩过?有人评论说太过于调侃中国古代英雄,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因为“望古神话”也是对古代历史传说和人物进行了新的解读。

没有玩过。最近有朋友在向我推荐,我也想抽时间试试。之前错过,其实是因为它的名字,我喜欢玩有中国文化背景或者中国风格氛围的故事。一听《王者荣耀》这个名字,我就以为是西方背景风格的游戏。但是我最近有一次说起这一点时,有朋友告诉我它是以中国古代英雄为角色的一个故事……,囧。

虽然没玩过这个游戏,但是说什么对于古代历史传说和人物太过于调侃,这个很无聊。提出意见者是把小说都当成史书考究着么?

现在的年轻人,其实由于学业的繁重,越来越多新鲜元素对生命的介入,已经不大喜欢去研读历史。用生动有趣的故事、影视、游戏让他们对这些人物产生兴趣,有所了解,这有什么不好?他们看了、玩了,就会认定这就是历史上的这些人物真实的面目?这是把年轻一辈当成了傻子么?当然是不可能的。而且其中会有不少人会因此产生兴趣,去了解真正的历史,原本对他们来说很枯躁的历史记载,此时再看也会别有趣味。

九、除了《秦墟》之外,您有没有计划在望古神话世界观之下,继续创作作品?您觉得目前世界观需要什么题材的作品?

倒是受到博易创为方面的邀请,说过继续丰富这个世界观的事情,目前正忙于其他手头工作,暂时无此打算,但不排除安排明年工作时有所考虑。

   对于这个世界观,我觉得接下来最需要的是关于过去,关于神话时代的那些设定的实现,那是源头,是根。是这棵世界树主干部分最下面的那一层。把它夯实扎实了,读者会读到一个生动的、全面的望古世界历史,然后才能展望未来。

十、(世界观创作背景)您是望古神话世界观的创作者之一,当时您加入创作的初衷是什么,或者说您为什么选择和蛤蟆、马伯庸、奥斯卡、跳舞几位大神去共同创作这个世界观?如果有新的作者想依托“望古神话”世界创作,您对他们有没有什么寄语?

用一个庞大而全面的,接口丰富的世界观,来涵纳无穷类型的故事,这种“野心”,每一个作者都有。在此前几年,我们很多作者就都曾有过类似的设想。不过一直未予实现罢了,因为它牵扯到的精力和后续的培养相当重要。我们没有这么多的精力和能力。

直到博易创为把我们几人召集到一起,解除了后顾之忧,我们才最终把它呈现出来。其实我们几个作者大多在风格上类型上是有区别的,所以我们彼此选择,也是有意为之。这个世界既然如此庞大,那么风格统一,一起去设计其中一条枝开,还是先各自创造一条枝干,再由后续加入的作者继续丰富,这是一个考虑,最终我们选择了后者,也就选择了彼此。

十一 、(创作意图)我们知道IP改编是一大发展趋势,那么您在创作《秦墟》的过程中,有没有刻意的去迎合或者说是适应这一趋势?或者说在创作过程中,您更加看重的是什么?

   我只要把人物写活,故事写成动,感情写丰富,那么这个故事本身就适合影视改编了,它所包括的一些元素就适合游戏改编了。不需要刻意为之,刻意地迎合,其实反而会弄巧成拙。

    内容才是根本,如果小说创作阶段,把小说变成了游戏脚本,变成了剧本分集,那就不好看了。那么你第一步都立不住,又何谈后续的发展?我只专注内容、只把握内容、只创作内容,后续的发展,有后续的环节和人员去实现。

十二 (改编难点)目前《秦墟》已经确定改编电视剧,您更是亲任编剧。您觉得《秦墟》在影视改编方面最大的难点是什么?会对原著小说进行比较大的改动么?

 特效!虽然我的故事里并没有层出不穷的特效,不比那些大仙侠、大玄幻,但还是有的,我不知道目前我们国内的特效技术能够实现多少,而且它除了技术限制,还有资金限制。这个,我会在与制作方接触过程中了解、沟通,尽可能在保持它的长处。

十三  (影视特色)当下以秦朝为背景的影视作品很多,您在对《秦墟》进行改编时,会着重那些情节方面的处理?

其实关于哪个时代的故事不多呢?记得当年写《锦衣夜行》前,有一次年会,我们游览一处风景,前边两个作者在讨论,说他们下一个故事要写锦衣卫,我就说,我下一本也是。

他们大惊,说我们三个要撞车了啊,你也写,我们还咋写。我自信地说:不用担心,我选择的故事切入角度,主角发展历程,绝对不可能和你们一样。

不需要了解他们在写什么,故事写出来,就是不一样,我的故事切入点和角度确实不同。所以,我丝毫不担心这一点。

十四 、(经验分享)《秦墟》的线上连载和影视改编几乎是同步进行,这在网文圈其实是很少见的,由此可见《秦墟》具有很大的开发价值和前景。在您创作《秦墟》的初期是否就有意识的在规划它未来的影视改编?可以分享些经验给有志于此的青年作者么?

  这个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也是我与博易创为这个经验丰富的团队合作的的原因。我只专注内容,后续的事情他们做。专业的事,专业的人做,我不想包揽一切,而且那么分心与兼顾,在创作之初去考虑这么多东西,不合适。

故事完成,在小说阶段它就是成品了。而在后续版权运作中,它则是一道原材料,没必要在一开始就把它按照最终的模样打造。

十五 、(创作技巧经验)您在第11届网络作家榜,以4800万的版税荣登第四位。而且作品在近两年改编的非常密集,更是亲自担任多部作品的编剧,请问您在小说创作和影视编剧两种身份间如何取得平衡或转换?

有些人说小说作者写不了剧本,有些编剧则如此告诉新入行的编剧:编剧不是一个文学创作者。对此我都不认同,都是在创作故事,只是表现形式有所不同,有什么问题?有些作者确实写不了剧本,其实就是他的小说也改不了剧本,至少得经过编剧大量改编,加入大量缺失的元素才能改。一个擅长人物创造、故事设计、画面感塑造的作者,可以在编剧与作家之间转换自如。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