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作家 > 期刊社团合作专栏 > 《读者》 > 正文

不是每一个父亲都那么伟岸那么成功

时间:2017-03-25 13:13    来源:《读者》杂志社 作者:潮汐    点击:346

1

没出息的老幺  

兄弟姐妹六人,他是老幺,算得上聪明伶俐,却不是最吃苦耐劳的。  

他一生命运的悲苦,皆因娶了一个不会持家且胆小怕事的妻子。妻子年轻的时候很爱打扮,20世纪70年代初就烫着大波浪,穿红色的细高跟鞋招摇过街。在一个以朴素著称的年代,他觉得丢人,就偷偷扔掉那些过于时髦的衣服和鞋子。她不挣钱,对钱也没有什么概念,吃剩的东西总是倒掉。如果有马戏团来村里演出,她就一口袋一口袋地送粮食给人家。村里人都说,她是个“败家婆娘”。  

他却没出息得要命。她倒掉的东西,他偷偷地捡回来,传出去,小气得出了名,连他的父母都憎恶他。尤其有了三个孩子之后,他更恨不得一分钱掰成好几份花。  

在这个大家庭里,他是最没地位和面子的那个人,几乎到了不分任何场合就被父母训斥的地步。  

对妻子变得粗暴无礼  

别人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他的日子越过越难。气急了,他也骂自己的女人“败家婆娘”,要跟她离婚。妻子不服软,说离就离,扔下三个孩子就回娘家了。  

第二天,他带着三个孩子去接她,恨恨地说:“你这个疯婆子,我就不信你离开孩子能活下去。”女人哭哭啼啼跟他回家了。  

若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倒也罢了,偏偏她出了问题。那年她被村里一个恶霸欺负,恶霸追着打她,她从村东跑到村西,又从村南跑到村北,最后藏到一个麦垛里不敢出来。他回来后要去找恶霸算账,她泪流满面,跪在他面前不让他去,说村里没有一个人能打过那人。那以后,她的精神出现了一些异常,没事的时候跟正常人一样,一旦犯病,就觉得满世界的人都追着她打。  

当她疯疯癫癫、举止失常的时候,他就不让她出门。尔后,他发现,只要他大声地训斥她,她就能安静下来。可是,别人不明白,他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暴跳如雷的男人。  

孩子们渐渐长大懂事,他们看到的景象也是:父亲对母亲的粗暴无礼,母亲对父亲的唯命是从。  

孩子们看不懂的父亲  

有时候,他也想过带妻子去看精神科,但他怕被周围人指指点点,他怕那些杀死人的唾沫星子。因此,在妻子不犯病的时候,他总是加倍地对她好。孩子们反感父亲的喜怒无常,每当他发脾气的时候,就一起攻击他。  

他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去母亲那里哭上一阵。母亲不知如何劝慰,便陪着他一起哭。6个孩子中,他的日子过得最艰难,当娘的也心疼。  

不是从来没有过离婚的念头,他也发着狠说过不下一千次离婚,也曾闹到法院上去,但每次气消了便不忍心再欺负她。算了吧,哪个家庭,不是一个哭的拉着一个笑的。  

委屈一直存在,吵闹自然少不了。他在她面前,十足的大男子主义,甚至到了筷子不摆好不吃饭的地步。有什么不可以吗?同学们哪个找的老婆不比自己的好,我不抛弃你,已算仁慈了。她听任摆布,也心甘,没想过另一种人生。大女儿却看不下去了,在别人家里,女人总是很耀武扬威的,自己的母亲却像个奴隶,她气极了。大女儿就对父亲说:“再这样下去,我就带着我妈离家出走!”  

一辈子的铁公鸡  

孩子们眼里,他是母亲的霸王。孩子们不知,他的威严都是装的,其实,他有很多担忧。他怕死、怕痛,怕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怕生活中的各种意外……  

一份微薄的收入养一个家,他只有精打细算,存点钱也东躲西藏,买东西和人家讨价还价半天。他太抠门了,孩子们叫他“守财奴”。  

就是这个“守财奴”,供三个孩子上了学,用从牙缝里省出的钱买了一套房,让一家人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房子。  

孩子们参加工作后,都会给他交点生活费,他就拿这个钱去还账、理财。家里多了三个人挣钱,日子就好过多了。他开始承担起大家庭的责任,老父老母的医疗费基本就是他和二哥两个人出的。但在许多小细节上,他仍然是很小气。他的第一标准是先吃好,有条件的话再讲究穿,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能不买就不买。别人说他:“你拿这么高的工资,还活得像个铁公鸡,你一辈子能快活一回不?”  

他说:“怎么快活?总得拉扯这娘几个过下去,人生无常,谁知道明天会遇见什么事?”  

能承担母亲人生的,只有父亲  

他的风险意识贯穿他的一生,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让这一家人好好地活下去,是他唯一的准则。  

他的一生是操心费力的一生。当吃穿不再成问题的时候,儿女们的婚事又个个不让他省心,没一个不让他着急上火的。然而不管怎样,三个孩子都结了婚,都有了孩子。他总该喘口气了,谁知道这个时候,一辈子没生过大病的老妻竟一病不起,生活几近不能自理。  

女儿将母亲接到自己家里照顾,不过三天的时间,母亲就吵着闹着要回去。第一,她觉得住女儿家别扭;第二,她挂念老伴。他把老妻接回家自己照料。二女儿哭肿了眼睛,她确实没太多精力照顾母亲。少年时她发誓孝顺母亲,要带她远走高飞。其实,能承担母亲的人生的,只有父亲。这个问题,直到他们自己当了父母才明白。  

这些年,他在孩子们心里的形象一直不够伟岸。年幼时,他们觉得他抠门;稍大一些,觉得他粗暴;青年时,觉得他迂腐;中年时,觉得他不够豁达……他在孩子们的心里从来都不是一个成功的父亲,周围人也觉得他不像个爷们儿。  

细想起来,他确实是个小人物,但至少,他没当生活的逃兵。  

(来自《读者》杂志。)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