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感触心灵 > 正文

花的思念

时间:2017-03-22 08:18    来源:好读网 专栏:董江波    点击:7

5年前我去过一次木兰围场。从塞罕坝上那鲜花盛开的草丛上走过,一定是将心儿丢在了那里,回来后,夜夜做起花儿的梦。看见那红红的野玫瑰摇着风车转,看见那小小的星星草遥遥把手招,看见那勇敢的干枝梅挽臂留倩影,看见那白白的灯笼花夜来把路照。还有那被乾隆皇帝喻为“金钉钉地"的金莲花,还有草原人称为“忘忧草”的金针花,白芍、欧李花、照山白……总是前后左右环着我笑。

因与花儿那种不解的情缘,每至夏天,见南来北往的游人燕儿一般地向木兰围场飞去时,便勾起对花儿的惦念。不知如今那花儿怎么样了?每见从围场回来的人,便去打听,见没见过金莲花,见没见过星星草……回答总是一味地摇头。心儿渐渐地警觉起来,记得我那年去时这些花儿都是长在路边上的,怎么能看不见呢。这些年旅游事业大发展,清朝康熙皇帝领兵“围猎以讲武事”的木兰围场,自然以其独特的风光和诸多古迹成了热门,每年到此的人达数百万.顺手采花者有之,报纸上曾批评过此事,难道木兰围场的花儿真的被游人采光了不成?心中深深地惦记。

2012年盛夏,一个环保题材的散文笔会在木兰围场召开,我应邀前往。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激动的心情也随着熟悉的山岭向着塞罕坝延伸。路比以前好走了,昔时的泥路已铺上柏油,几场夏雨都没有中断,这确是个不小的变化。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一片片田畴铺开.一座座青山掠过,看得见地上有菜蔬有庄稼,看得见山上有绿草有树木,只是不见草木问点缀的那一株株金黄火红淡白深蓝的花朵儿。心里渐渐地有些沉重,当汽车爬上塞罕坝顶时,那种沉重便如巨石一般压在心头了。没有了红色的野百合,没有了粉色的干枝梅,没了紫红的红桶罗,没有了蓝色的鸽子花,还有走马芹、野玫瑰、欧李花、照山白,就连最普通的金莲花和金针花也不见了。我真想大声地呼喊:“花儿,那美丽的花儿哪去了?”

当日,我们在一个小村庄下榻,说来也不该称这地儿为“小村庄”,论规模可称得上小镇了。因为这里的人比当年多了很多,宾馆饭店到处都是,还有别具风格的蒙古包,小木屋。大街上也十分热闹,商店门口的录放机中高声唱着流行歌儿。公路上车辆往来轰隆隆的,一辆接一辆,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我无论如何也识不出当年的模样。那林荫深处的小屋,那鲜花盛开的草原,到如今只是记忆中的一张图画而已。

在木兰围场开会,日程安排得很紧,大会报告,小组讨论,每日里留有半天的时间旅游和参观。在小镇上有一个自然博物馆,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博物馆中的内容极为丰富,有历史延革,有自然风物;有林区的建设,有草原的变迁。在展览大厅的橱窗中,还陈列着大量的动植物标本。在那些标本中,我发现了熟悉的金莲花、野玫瑰、干枝梅、蓝灯笼……也有许多从没有见过的,甚至名字都不曾听过的,婆波钠、剪秋罗、八仙花、胭脂花、欧李、花忍……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算算不下100种。我站在花前,宛如面对一个花的王国,在这个王国中每个臣民都展示着绰约的风姿,心里忽地激}动起来,多美的花儿,多美的草原!然而当我一转身时,满了心的喜悦又变成了忧伤,这毕竞是花的标本呀,不知现在它们之中还有多少生命在延续,或者有多少种类已灭绝。如果刚才面对的异彩纷呈不是在展室,而是在美丽的大草原中,那花儿也不是标本,而是活泼泼的生命,该多好哇!

花是草原的衣衫,草原有了花才有美,失去了花儿的草原当然也就失去了许多魅力。此刻,我又想起了来时那一路绿色,眼前又浮现出一些采花者。几位,几十位,几百位,成千上万位,要不花儿咋会灭绝得这么快?人们呀,怎么真如洪水猛兽一般,十几年涉足,十几年浩劫,掠尽了一片草原的美丽,如此下去,塞罕坝,这座美丽的高原岂不成了花的荒漠。

那天晚上,无论如何睡不着,眼前总是晃动着展厅中花的标本和那一片片没有花的草原。践踏美就是犯罪,心中一遍遍呼喊着,直到清晨才朦胧人梦。好象还没有睡实,就听见窗外有人喊:“卖花来!”“有买花的没?”我忽地爬起来,三下两下穿好衣服跑出屋门,见小院里有一位老汉正挎着一大篮子花儿向我招手。那花水灵灵的,有的上面还挂着露珠。有干枝梅,有金莲花。老人举过一枝,问,一块钱,要不?一味当地的口音。我吃了一惊,咋地?这采花人不是游客,而是当地的百姓。可以想象,这美丽的花被当作商品出售时,那种破坏力会是怎样地惊人。我忽然想到“蚕食”二字,一股怒气冲上来,身为当地的百姓就不知爱护自己的家园么?我如捉住了盗贼一般,开口便问,这花是在哪儿采来的?老人说,很远的地方,近处都采不到了。又说,为采这些花,半夜里就起来了,跑了几十里的路。我说,像这样近处采完了远处采,蚕吃桑叶一般,早晚有一天要把这整个坝上的花采光的,采光了这草原还能美么?老人睁大眼睛望着我,没有说话。我接着说,外地人不知保护,你们本地人也不知保护,就缺那几个钱么?我说这话时发现老人脸上现出一副尴尬的神态。半晌,他嗫嚅地说,孙女等着交书费。

交书费?我心里一震,想起来了,这里是北京的北大门,为了防止草原沙漠化,防止沙漠侵入首都北京,这里正进行着退田还草,退田还林的工程。一条条三北防护林带正在建成,这里的人们做出了牺牲。我一位朋友曾说,你们外地来草原看见花想的是它有多美,而当地人看见花想的却是怎样将它换成钱。朋友说,别怪罪他们吧,采花人去采花也是非常苦的,平坦的地方采不到了,就去高山,沼泽。山高林密,时有野兽侵袭,沼泽地处处布满水坑,一步不小心就会陷进去,且就很难拔出腿来,还有毒蛇,在草丛中窜出,把人咬伤……近些年这类的事情有过好几起呢。

我把目光转向老人,老人鞋上裹满了污泥,已看不出是布鞋还是胶鞋,衣袖和裤腿湿了大半截,想是露水打湿的,不知他爬过几座高山?涉过几片沼泽?遇过几多险境?胸中忽地涌出一股酸酸的溪流。并越过喉咙涌上眼窝。

我们提倡保护环境,然而环保又与人们的生存之间有着很大的矛盾。许多地方为了生存,不惜以破坏环境为代价,而环境的破坏又加剧着贫穷。无论如何生存总是第一的,当人们连肚子都填不饱,连学都上不起时,你能对他们谈什么环保呢。然而环境破坏了,也会影响千秋万代的,就象草原这些美丽的花儿,非等他们都灭绝之后才想起保护么,怕是已经来不及了呢。习总书记要求我们的党在10年内消除中国大地上的贫困,现在扶贫已到了攻坚时刻,我忽然感到了肩上的责任。

面对卖花的老人,心里充满了愧意,不知说什么好,掏了掏衣兜,将里面的钱塞进他手中,心中默默呼喊,让这里的百姓富起来吧,让富裕的鸽子快快降临到草原上来吧。当人们不必以采得花儿来求生,孩子不必用采花来交书费的时候,草原上的花儿一定会繁荣起来。

只是这个时间不能拖得太久,一切都该只争朝夕,只争朝夕地将贫困赶出草原,只争朝夕地将花儿还给草原。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