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阳光岁月 > 正文

春韭第一刀

时间:2017-03-21 08:05    来源:好读网 作者:杨海波    点击:17

今年的春天有点怪,时冷时热,让人琢磨不透。清明已近,我想该不会再冷了吧。

在阳气回升的同时,我的心也随着气温的变化,开始浮躁起来。一种忧伤,一种矛盾,一种思绪,一种酸楚,一种莫名的复杂心情踟躇在心头。爱恨交加,攻守难分,前后瞻顾……?天有阴晴,月有圆缺,不应有恨。为人德,处事公,尽心力。明于识,炼于事,忠于职。身正,品端,心慈。一切皆有,一切皆无。

恍惚间,忽然想到了童年清明时节第一刀春韭的滋味。经历了一个冬天的洗礼和积蓄,‘由然勃发的力量,在春风的唤叫下,料峭的春寒也难奈不住春意萌动的激情。“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那嫩绿嫩绿的叶片,似翡翠,似碧玉,在煦暖的微风中自由地摇曳着,养眼又养神;拽一根咀嚼在嘴,清新爽口的自然味道便涌上心头涌上了发梢,独特的辛香留在口边挂在嘴角。

第一刀的春韭,妈妈总是在清明这一天才舍得割。因为在那个年代里,一冬的菜头全是白菜、萝卜和咸菜,连过年吃上韭菜也是奢望了。所以,直等到春天的清明了,春韭算是春菜之首了。如果赶上哪年冷,妈妈还会找块塑料纸捂出一小畦,那感觉就跟盼着过年一样。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在那个物资匮乏鸡蛋换钱的年代里,清明这一天为了让全家人都吃到鸡蛋的最好方法就是春韭炒鸡蛋,这样鸡蛋少用两个可多卖个。韭菜切得很细,然后与鸡蛋搅拌后下锅煎炒,韭香蛋香回忆起来还是香香的。后来,条件逐渐转好,鸡蛋不用换钱了,可第一刀春韭炒鸡蛋还是在清明这一天是必不可缺的佳肴。

想起刈割第一刀春韭,那刀下去实在是不忍心的,翠绿翠绿的,鲜活鲜活的,真有点怜香惜玉,忍痛割爱的心绪。但这就是韭菜的个性,只要种一次,就可以割了一茬又一茬,割了又长,长了又割,不象那野草“一岁一枯荣”。也许就是这样,不割第一刀,也就长不出第二刀、第三刀.来,也就没有人会种它理它了,更不会有“渐觉东风料峭寒,青蒿黄韭试春盘”的美妙了。春韭,春之第一菜,古称长生韭、起阳草……

是的,想到了这些,就想到了一切,也就拥有了一切,自然也就觉悟了一切。化蛹成蝶,破茧而出,是需要阵痛的。春韭第一刀,不是痛的第一遭,生命在循环中往复,在循环往复中更生。是的,该忘记的要索性忘记,该放下的就要果敢放下。重新调整思绪;欣然抉择定舵。天涯何处无芳草,人生何处不东风?行程中的双膀该扛起来的就要义无返顾地扛起来。有得有失,有来有往,有生有死才是生活的律定,何须顿足捶胸,长吁短叹?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