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童年记忆 > 正文

蒸年味儿

时间:2017-01-03 11:34    来源:好读网 作者:杨敏    点击:2

小时候,过了腊八,几乎每天一进家门,就看到满屋子热气蒸腾。我兴奋地喊着:“妈,今天又蒸

什么呢?”母亲像是腾云驾雾一般,从热气里钻出来:“蒸馒头,你不知道有个词叫‘蒸蒸日上’吗?日子呀,越蒸越好。”母亲是高中毕业,而且还是“高材生",在当时也算是“高学历"了。我对母亲对“蒸蒸日上”的解释深信不疑。

后来我上了小学,在课堂上学到了成语“蒸蒸日上”。才知道,“蒸蒸"是“兴盛”的意思。老百姓是

最富有智慧的,他们利用谐音为自己讨个好彩头,寄寓着对生活的美好期待。

我们家乡的习俗,要在腊月里把来年正月里的馒头全都蒸出来。母亲要花去两、三天的时间,一锅一锅不停地蒸。她从来不嫌烦,反把蒸馒头当做一种愉悦的“创作"。蒸每一锅都变着法子弄些花样出来:白馒头蒸出来,在顶上点上大红点,馒头仿佛戏台上女子眉心的红点,显得生动俏皮;枣馒头上要放5个枣,寓意五谷丰登;面鱼要做成对儿的,寓意富富有余,鱼头和鱼尾要上翘,寓意日子蒸蒸日上……母亲像一个魔术师,她的手里变幻出无穷的宝贝。

过年的时候,母亲还会蒸父亲最爱吃的玉米面豆渣饼子,我们俗称“渣饼子"。渣饼子是用玉米面和豆渣做成的。我们那里每年过年家家户户都要做豆腐,做豆腐剩下的豆渣就用来做渣饼子。母亲总是能够做到把所有的食材物尽其用,又照顾到一家人的口味。渣饼子本是节粮度荒年代粗粮细做的产物,父亲吃着渣饼子长大,就好这一口。

母亲先用滚烫的开水把玉米面烫透了,然后再拌匀。稍晾一会儿,掺入豆腐渣,还可以在里面加上香菜。要拌得稍稠一点,加上细盐、五香粉、葱花等调料。最后捏成饼子,上屉蒸熟。我最爱吃围着锅贴的一圈渣饼子,上面有香脆的锅巴。渣饼子酥脆美味,里面有豆渣里的豆香和香菜、葱花里的菜香,咸淡相宜,余味无穷。现在条件好了,母亲还会把蒸好的炸饼子放在锅里煎炸,炸出外皮一层金黄,吃起来更美味。如今人们讲究粗细粮搭配,营养均衡,渣饼子是不错的选择。我们有时去高档餐厅吃饭,还会有人特意点渣饼子吃,粗粮也能登上大雅之堂了。

还有一项“蒸事"——蒸年糕。母亲早早把黄米面准备好。黄米面是用碾子碾的,我们都帮母亲推过碾子。母亲在蒸屉上铺上一层白菜叶,然后将碾好的面,还有花豇豆、红枣,一层层铺撒到蒸屉上,上锅蒸。年糕蒸好了,母亲让父亲来帮忙,掀开锅盖,在扑面的热气中,把蒸好的年糕抬下锅灶,扣到大笸箩里。那时候,满屋子热气弥漫,甜味钻进鼻孔,逗引着我一大串口水。刚蒸出的年糕,热热的吃一块,美味无比。母亲蒸的年糕又糯又甜,我最喜欢捡年糕里的红枣吃。母亲说,年糕就是“年高”,就是年高长寿、一年胜似一年的意思。

腊月到了,母亲又在忙着蒸年味儿。就像她说的:蒸蒸日上。母亲那热气蒸腾的小屋,对我是永

远的诱惑。小屋里的回忆,一点点润染开来,成为一幅暖色韵画。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