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乡土情结 > 正文

年味飘荡的腊月

时间:2017-01-03 11:33    来源:好读网 作者:杨敏    点击:5

进了腊月的门,年味渐渐地浓起来,随处可以闻到过年的味道,鞭炮声此起彼伏,小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大人则兴高采烈忙着准备年货,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年味的芬芳与温暖。

家乡是个小村庄,没有多少特色,但在我的心底,家乡的年味是那样地诱人,令我魂牵梦萦。进入腊月,村里此起彼伏的杀猪声,飘散在空气中的炸油香,预示着新年就要到了。

在老家,迈进“腊七腊八"的门槛,家家户户开始为过年忙碌起来,吃完早饭,就去赶集。在乡村的道路上,慢悠悠地走着,一边走一边与相识的村民拉着家常,小孩子们则跟在父母的屁股后面,兴高采烈、蹦蹦跳跳。到了集市,在琳琅满目的年货摊间往来逡巡,一个又一个的货摊上挑挑拣拣,像阳光下的蜜蜂采集着一年的欣喜和愉悦。买上几张年画,买上几挂鞭炮或者是称几斤瓜子。孩子们会买上几串冰糖葫芦,再买上几件新衣服,回到家中,乐颠颠地喊来玩伴到自家去瞧买来的新衣裳。年货准备的差不多了,鸡鸭鱼肉该“粉墨登场”了。于是,家里的猪棚、鸡窝、鸭窝,喧闹起来。屋中灶火熊熊燃烧,锅里冒着气泡,热气氤氲,肉香一丝丝从锅沿锅盖的缝隙钻出,让嘴馋的孩子们围在灶台边乱转,眼巴巴地瞅着锅里还没有炸熟的肉,咽着口水,全然不顾大人的呵斥,巴不得马上就把肉吃到嘴里。待年货一样样挂在了屋檐下,这时候,再一望,整个村子,都是浓浓的年味了,家家户户的屋檐下,都是一派丰收的景象。

随着“小年”的临近,心便像一粒石子投入水中搅得浮动不安,过年的气氛就日浓一日了。腊月二十三“祭灶”的仪式一过,家家户户开始忙着扫房梁,粉墙壁,挂年画,贴窗花,拆被褥、洗衣服,忙得不亦乐乎。孩子们则被安排拿着红纸到村中“老先生”家中求写春联,一幅幅书写好的墨迹未干的春联摆满“老先生”家中的火炕和地面,等晾晒干了,就按次序收好,由孩子们拿回去。春联因家而异、富有特色,很多佳句令人回味,所以各家大门上贴的春联很容易成为人们评头论足的主题。家中父母把房子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全部搬到院子中,用扎好的新扫把从上到下把屋里屋外打扫、擦洗得光光亮亮,再将自家种的花生找出来炒熟,时不时传来“哔剥"炸裂的声响,回到家中的我们看着出锅的花生,抓一把花生放到口袋中,乐滋滋地跑了,相约到贴了年画的小伙伴家看年画。年画真是缤纷多彩,“招财进宝”、“福禄寿喜”、“迎春纳福"之类的年画;《少林寺》、《霍元甲》之类的武侠年画;《孟丽君》、《花木兰》之类的戏曲年画,透着民俗的智慧,洋溢着朴素的民风,散发着浓重的新年气息。

随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除夕到了,家家院落飘出了香气和喜庆,家家大门口贴出了大红的春联,家家院里挂起了大红灯笼。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着年夜饭,畅谈着来年好年景。除夕就像是一坛浓酒,一入腊月的门就开始沉淀,沉淀到这一天香味扑鼻,供人一醉。年味是亲情的温馨,是乡情的孕育,是乡趣的集成,是民风的升华,即使远在千里万里之外的游子也要风雨兼程往家赶,因除夕的水饺里有浓浓的化不开的亲情在里面,浸透在扎根在心坎上。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