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写景文章 > 正文

泰山的雪

时间:2016-12-29 08:43    来源:好读网 作者:杨敏    点击:3

2015年元月9日,在泰山脚下的山水宾馆开会,恰逢新年第一场大雪,可谓“百年一遇”。隔窗遥望岱顶,银妆素裹,如梦如幻,遂生登山拍摄之念。

清晨,背上沉重的摄影器材,踏雪拾级,开始了艰难、冒险的旅程。

一进山门,便听说山上的客运索道已经停运,醒目的警示牌上亦赫然写着:“山高路滑,游客止步"。然而,创作的欲望和探险的冲动像一双无形的推手。面对白色的诱惑,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铤而走险。

初人山林,极目四顾:冰的世界,雪的海洋;空无一人的大山,恍如仙境,唯有摔痛的膝盖和相机的快门声时而提醒自己还在人间。

平时只需个把钟头便能征服的中天门,竟爬了三个多小时。坐在中天门的餐厅里午餐,心中暗暗期盼索道缆车会在风雪中悄然启动。

透过餐厅凝霜的玻璃,久久地仰望云雾中时隐时现的“天梯",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岱顶,此时变得可望而不可即。攀登至此,何不“登峰造极”,一试身手。

自中天门踏雪而上,两壁“松柏青松托玉盘”、“孤标百尺雪中见”。

泰安八景之一的“秦松挺秀"的五大夫松,忠于职守,默默承受;泰山的象征景物“望人松”,迎风振臂,飞雪迎客;被乾隆皇帝称颂为“岱岳最佳处”的对松山,双峰对峙,万松叠银。至此,松涛如浪,心荡山谷,忘而知返。

七个小时后,驻足十八盘,南天门右侧的摩崖石刻蓦然人目:“果然似我”——四个隐藏在雾凇后的红色大字,让我找回了自我,找到了自信。

站在“摩空阁”下,“仰步三天胜迹,俯临千嶂奇观”,心潮澎湃,多时未有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人近中年,又幸遇新年纪,雪中勇攀五岳之巅,人生还有何不能攀越的高峰。

天街之上,稀少的游客,惨淡的生意没有泯灭年轻商人的童心,一尊憨态可掬的雪人勾起几多童年的记忆;碧霞祠边,冒雪登顶的邮递员,来去匆匆,风雪兼程,那印有“中国邮政”的绿色挎包,在凛冽的寒风中,提前昭示了盎然的春意;失意的个体老板,从膝下的冰雪里和“拔地通天”的石刻中,汲取了信心和力量;气象工作者通过对温度、湿度的观测,已向我们预示了泰山的明天……

晚霞夕照时,伫立玉皇顶,企盼“碧霞宝光”再现。但见前方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碧霞祠上空升腾的云雾,在夕阳里流金溢彩,如火如荼。置身如此辉煌、宏大的圣景之中,顿觉天风习习,飘飘欲仙。

夜晚,坐在岱顶空军雷达站的火炉旁,结束了一天梦幻般的神游。年龄较大的通讯兵告诉我,泰山好多年没下这么大的雪了。

几杯热水下肚,才想起此时身处海拔千米之上的岱顶。躺在潮湿的床上,远离城市的喧闹与浮华,我开始担心起明天的归程。

大雪封山,归途无望,却让我更深刻地认识了泰山。他的冰天雪地、他的晚霞夕照,他的博大,他的精深,他的一切的一切都令我感动。

次日,晨登日观峰,气温骤降,风卷残云,飞雪掩埋了通往探海石的山路。艰难地爬出厚厚的积雪,迎风独立观日亭上,手脚冰冷麻木,相机快门失灵。

7时10分,新的朝阳从绛红的海浪中露出笑脸。云海弄潮,如诗如画。

地到天边天作界,山登绝顶我为峰。”独自一人沐浴在岱顶的朝霞里,感慨万分,潸然泪下。每个人不同时期都有其不同的巅峰时刻,而新的一年会有新的极顶,不停地登攀,人生才会一次次成功。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