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故事汇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婚姻百味

时间:2016-12-16 10:37    来源:好读网 作者:杨敏    点击:5

林清歪在沙发上看电视,丈夫大伟正专心上网。

星期六,没有了往日追开的连续剧,林清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地按。自从装了数字电视,一下了有了100多个频道,太多选择了,反而令人无所适从。林清耐着性子一个个地换台,每个节目都那样没头没脑,最后终于失去了耐性,“啪”地关了电视。

屋里一下静了下来。女儿去了奶奶家过夜,这让林清很不习惯。今天林清送女儿到婆婆家,婆婆又提起要她辞工的事,令她不胜其烦。大伟两兄弟,生的都女儿,婆婆一直耿耿于怀。

去年弟媳又生了一个女孩,婆婆更不爽了,整天指桑骂槐,结果小叔夫妻闹了分居。骂走了二媳妇,婆婆又把目光瞄准了林清,要她辞工,给她再生个男孩。虽然林清也很想多生一个孩子,但要她辞工却坚决不干,林清很清楚没有工作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更重要的是,她和大伟之间好像出现了很多问题,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两人本来是同事,后来大伟出来搞生意,对她的态度渐渐也就变了,特别是动不动就挖苦她娘家的人,更令林清无法忍受。开始以为他有了外遇,但好像又没什么发现。总之,她认为“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是没错的,反正林清自己也有一份小薄的薪水,不用靠谁养活,于是毫不客气地和大伟一句来一句答,拌嘴拌得不亦乐乎。林清口才好,常常妙语连珠,把大伟气得满脸通红。到后来,大家都懒得再吵了,有什么话就发个信息,除了“回来吃饭吗?”等几句不得不说的话外,虽然天天见面,却早就相对无言了。

屋里沉默的气氛令人有点喘不过气来。林清瞟了大伟一眼,大伟正盯着电脑,对身边的一切毫无知觉。

林清起身走进卧室,关上门,长长舒了口气,她越来越不愿意一个人对着大伟了。

时间还早,便取过床头那本《笑话大全》来看。有一则笑话:人事主管小王说:你填写跟你妻子的关系时,应写“夫妻”,不要“紧张”!林清不禁“嗤”地笑了出来,跟着叹了口气,再也看不下去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忽觉得有只手在她身上摸索,林清皱了皱眉头,一手挡开:“我不方便!”

“你上星期才说过不方便,今天还不方便?”

哦!林清这才想起上次好像也这样说过,一时语塞。其实她并没什么不方便,甚至还有一点欲望,但一想到大伟每次只顾自己的行为,便索然无味:

“总之,我不要!”

大伟气呼呼地转过身去,咬牙切齿地说着什么,过了…。会儿,他突然坐起身说:“离婚!”便抱着枕头被,到客厅里睡去。

离婚?这两个字林清在心里不知说过多少次了,每次快要下决心时,又犹豫不决。她自己倒没觉得怎样舍不得,反正丈夫对她来说好像也没多大用处。倒是女儿很亲爸爸,要女儿离开爸爸,女儿会怎样?又或者女儿要跟爸爸她又怎么办?林清就这样反反复复地想了一夜,直到天快亮才睡着。

第二天醒来,已是十点多,大伟早就走了,也没什么字条留下。林清暗暗松了口气。这时电话响了,是同学梅子打来的,约她中午吃饭逛街。

一见面,两人都吃了一惊,梅子问:“怎么啦,这样无精打采的?”

“还有什么,老毛病!倒是你今天怎么啦?”

“我吗?哈哈哈”。梅子张扬的笑声令林清很不惯,忙拉了拉她,又指指四周,梅子收敛了一下,又忍不住夸张地挺了挺胸,笑眯眯地问:“怎么样?”

“什么……?哦,挺大!”说着忍不住笑了出来:“看你那骚样,跟老公和好了?”

“他!为什么一定要跟老公?”梅子一撇嘴:“难道不可以是别人吗?”

“别人?你……有了情人?”

“对!”梅子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过年时你不是给我发的的信息,叫我‘抓紧外遇’

嘛?我是听你的,所以别骂我。”梅子舒服地往后一靠“有情人真好啊,现在才知道结婚这么多年真是白活了!”

林清惊讶地打量着梅子,皮肤白里透红,神采飞扬,丰满适中的身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娇艳,跟一年前那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向她哭诉的黄脸婆真是判若两人。看来这个女人真的在恋爱了。

“那么,你打算离婚了吗?”

“为什么要离婚?我又不是要跟他结婚,玩一下而已,反正他玩他的,我玩我的,不玩白不玩。对了,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是郑粤,上次同学会时好上的。”

林清再次惊讶得张大嘴巴,才觉得自己真的落伍了。上次同学会,得知她们班竟有三分之一的同学离了婚,当时那个“口水佬”班长郑粤向她大献殷勤,弄得她又羞又怕,没想到一转身,竟和梅子搭上了。这世道啊,原来“离了吗?”跟“吃了吗?”一样,已成为人们的日常问候了。

林清终于想开了,她给大伟发了个信息:同意!

一连几天,大伟早出晚归,似乎回避着这个问题。为了不再让自己的决心动摇,那一晚林清等到深夜12点多,终于等到他回来了,然后问他怎么样,沉默了很久,大伟说:“好吧,明天去办手续。”

第二天,他们到了民政局,才知道什么证件都没带,等带齐了证件,又说离婚协议的条款未写清楚,要重写,写好了再去,被告知今天结婚和离婚的人都特别多,已经约满了,明天又是周六,你们下个星期来吧。

星期六,林清一个人百无聊赖地逛街,从商场出来时遇上狂风暴雨下个不停。躲雨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小说:一对即将离婚的夫妻,因为丈夫在雨天里及时送上雨伞给妻子,在最后一刻俩人和解了。林清想,她会送伞给我吗?如果他送伞给我,我会跟他和好吗?如果我没回去,他会不会来找我?

林清决心一试。她一直等到天黑了下来,满街霓虹闪烁,才拍了下自己的头,冒着小雨走到路边打车。因为下雨,几乎每一辆车都客满。林清等了很久都等不到车,突然觉得心里窝火,干脆站着不动让雨浇个透。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面前,车窗摇下,有人在大叫:“你为什么不开机?你站在那儿干什么嘛!还不快上车!”是大伟。

突然问,泪水像决堤一样涌出,她愣愣地站在那儿不动,直到大伟把她塞进车里。

那晚,林清躺在大伟的怀里不停淌泪,那种久违了的感觉慢慢地溢满了胸间。

是那种心动的感觉。

(编辑/收获)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