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乡土情结 > 正文

故乡的颜色

时间:2016-11-11 02:06    来源:好读网 作者:陈佳    点击:9

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了,天气越来越冷,人的思维就像被冻缩了,故乡的痕迹就在这个时候在思维中逐渐清晰,逐渐近了。也许是在寒风中的人更眷恋家乡的温暖; 也许是羁留外乡的人在冬季里更思念年夜饭时的亲情;也许是在喧嚣浮躁的他乡看到自己的孤单,故乡的颜色就在这个时间在冻缩的思维里萦绕显现。

小时候,家门口有一条小河,河水清冽,河的两岸长着一颗颗柳树,再两边就是一片片农田。一到春季,柳树发芽,嫩嫩黄黄的树叶煞是好看。农田里麦穗刚刚长出,还绿绿的,间种在四周的豌豆、胡豆全开了花,就像扎了一圈花环。菜花也正是怒放的时节,站在高处俯瞰,黄的、绿的、带花边的,一块块,一片片,偶尔还会有一只只燕子穿过视线,这美就动了起来。活泼的孩子忙着准备风筝,农村的孩子手巧,风筝的骨架是现砍的竹子弄得,风筝的面是四处找来的报纸或白纸糊的,母亲的缝衣线做成了风筝线,那线轱辘可能是母亲的线绞子,也可能就是一根小树杈,山村里没有开阔的地方,田埂就是最好的场所。风起了满天的风筝飘扬,风歇了,那风筝就飘飘悠悠的掉在了麦田里、菜花里,为了捡风筝踩折了油菜,压倒了麦苗,于是四野里响起了大人的吆喝,孩子的申辩,于是这春天就更加鲜活起来,鲜活成了故乡的颜色。

夏季是男孩子的天堂,大家光着腚,在河沟里摸鱼,在池塘里游泳,在稻田里寻找秧鸡蛋,火热的太阳照在身上,谁也不在乎,那皮肤一个个黑的就像水牛的肤色。只有面对面时,才能看见他们明亮的眼睛,洁白的牙齿,还有那狡黠的笑容,一个不留神,这些家伙又会跑得不知了去向,就像出笼的野兔,故乡的颜色被他们演绎的热烈而奔放。

秋天的故乡四处是一遍金黄,田里的稻子熟了,黄澄澄的,园子里的桔子熟了,黄澄澄的,山坡上的柿子熟了,黄澄澄的,犄角旮旯的野菊花满山满野的开放,也黄澄澄的......故乡的颜色就变的厚重,变的充实。

冬天的故乡是温暖的,难得见到飘雪,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田地里的油菜、小麦长得正欢,四处的荒草早被勤劳的农户清理的干干净净,扎成捆码在院子里。一块块腊肉泛着亮亮的油光,小孩子可劲的燃放爆竹,老人坐在圈椅上晒太阳,大家都盼望着新年到来,盼望着新的开始。

故乡在记忆里四季分明,那颜色鲜活、热烈、充实、温暖,一点点的浸染在眺望的目光里,没有一丝色彩,传递了千里、万里,心存思念的人都能够看见!故乡的颜色融进了离乡人宣泄低嚎的音域里,这声音没有太多美感,但是他穿透了苍穹,心存思念的人应该能够听见!故乡的颜色还会从清冷的夜色、七彩的霓虹中悄然渗出,那一刻,清冷的是心存思念的人的身影,在七彩霓虹光华中也不会例外,故乡的颜色是用心看见的,而且这颜色总是比昨天更加的鲜亮。

(编辑/风行天下)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