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亲情文章 > 正文

母亲的高贵

时间:2015-10-08 18:05    作者:董江波    点击:6343

懂事之前,我大抵是很恨母亲的,因为她给我定了很多规矩。

这种种的规矩里,已到而立之年的我,绝大多数都已经遗忘和模糊,唯独两个,既深刻,又无法遗忘,已经死死地烙印成我的生活习惯。

母亲规定,出门之前,必须洗漱干净,穿干净整洁的衣服、裤子、鞋子;这种干净整洁,是内外凡穿着到身上的,都要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个规矩,其实是家人全部的规矩,但在我的心灵看来,却好像是针对我一个人似的。

我好动,又喜欢呼朋唤友。打扮整齐后,就跑出家门。到各家去“勾引”小伙伴们了。进邻居家门,照样是两个情境。

情境一,小伙伴的一个家人(基本上都是爷奶一辈的),“哇,董啸今天好漂亮啊!你看人谁谁(我母亲的名字)家的孩子,多干净,多漂亮。”言下之意,就是说小伙伴的母亲好懒。

于是,我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呈羞涩状的站在一旁,任对方摸摸我,抱抱我,还有凑上来香一下脸的。

情境二,小伙伴匆匆扒完最后几句饭,一抹嘴,跟着我疯跑走了。

玩了一上午,疯了一下午,进门之先,必须先洗漱干净,洗去满面满身灰尘,换上干净宽松的衣服,再吃饭、看电视,和家人聊天等。

这两件事情,在6岁前的我看来,特别是洗脸洗手洗脚洗澡,对我来讲,就是一种酷刑的待遇。这些事情,对于成年人来讲,可能非常容易。但对一个孩子,你可以想想,把一只猫放到澡盆里,给它洗澡的情形。这只猫,肯定不是像鱼儿一样游来游去的玩耍(请记住 ,这样的情形,永远是别人家的猫),而是歇斯底里,乱抓乱挠,还配上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是其次,最主要的后果还有,我被孤立了,很严重地被孤立。

家乡是农村,就算再繁华,也只能算一个乡镇。孩子们,普遍地灰头土脸,脏黑瘦是正常现象。父母基本上都是种地务农,闲了就得去打短工。累了一天后,自己都不想收拾不停当;孩子,能够吃饱肚子,就是天大的恩赐了。一身脏衣服穿一个礼拜,一个月的都司空见惯。

这样的“万马齐喑究可哀”状态下,我被孤立,被言语侮辱和众而攻之,就是家常便饭了。可我天生傲骨,你不欺负我便罢,如果欺负我,迎接对方的必然是更加残酷的“欺负”。在我记事起,在3岁到6岁的这一段“漫长”时光里,一个跟我年龄相若的孩子,被奶奶或妈妈领着到我家告状的事情,几乎每周都有两三次。

我以为,我这是正常的反击:谁让他先动手或者动口欺负我啊。放今天,这叫正常防卫。但上世纪80年代末,人们只注重结果。我把人家孩子打倒了,打哭了,我就无理,我就是小坏蛋。

于是,最终的结果,是我被父母训斥一顿,甚至吃几个巴掌和一顿老拳,父母还得给那个哭泣的孩子一点好吃的(这种好吃的,我平常也是一周才能吃两三次),事情才算了结。

事过,我总会找到这些小伙伴们,大骂他们懦夫。好像除了我,就都是懦夫了。

我也终于受够了这样的情境,整日被别人家的孩子找上门来哭诉轮回。我不再招风惹事,6岁那年秋天,升入小学一年级的我,开始冷眼看着跟我一起芸芸众生的50多个小伙伴。遇到他们骂几句,打几下的时候,我也就一笑而过。如果真疼了,哭几下,掉几滴眼泪,这事,也就翻片了。

再然后,我就这样坚强着长大了。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亲眼看到那些“幼稚”的小伙伴们用着他们各自的方式成长着,就像我用自己的方式长大一样。

我想着,有一天,我是否会成为我们长大过程的一个记录者,忠实的记录下来那些成长和成长中的事情。

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

我再回头想想母亲给我的这些习惯,这些影响。无一不是一个人人身在世最宝贵和高贵的品格和习惯。

我也就瞬息明白了,为什么当年,会有那么多家庭,在母亲的习惯和生活面前,只能留下感叹的羡慕,却永远无法做到跟母亲一样。

我想,那就是母亲的高贵。她继承了我们家庭的高贵,并将这高贵,传给了她的孩子们。而她的孩子们,也并将这高贵,一代代传承下去。

(作者:董江波,网络作家、半壁江中文网创始人、天涯社区著名版主,已出版长篇小说《孤男寡女》《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诗集《春花秋叶》。)


(编辑/)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