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作家 > 期刊社团合作专栏 > 《读者》 > 正文

林夕:人站到千里外

时间:2014-05-14 00:18    作者:林夕    点击:6065

每次听见、看见劣质的东西大行其道,便以短暂和持久来自我安慰——劣的不耐持久,只有好的才经得起时间考验,这样想着,仿佛一切不平都终将得到补偿。

然而,谁说过需要持久呢?长和短毕竟只是相对的观念,连《诗经》《楚辞》都已褪色(曾有人问起什么叫兮,真的,如今没有人用兮字)。

或许听流行歌曲真的只是一种发泄。于是少数坚持只听古典音乐的,便以持久耐听来嘲笑通俗歌曲。当然,在时间轴上,这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幸而,在这个炎热得使人冒汗的晚上,吃力地走这条多车的路上,忽然唱起《残梦》。那几句歌词,从前只当念口卦,现在丢久了,摆脱了惯性的印象,才慢慢咀嚼出真味。身边无数汽车疾驰,一切若即若离,眼前纷扰的面目,转眼轮回。还说什么持久与短暂?

人站到千里外仍觉风吹苇草动,固然因为关系深厚,但或许,正因站到了千里外,才能切实感觉到、看得到苇草呢?

我们都不断地需要安慰,我这一刻的安慰,是随口唱了一首多年前的流行歌曲,竟然还有旧的感觉与新的发现。因此,我喜爱流行歌曲。

(李中一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曾经》一书)


(编辑/)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