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作家 > 作家散稿和剧本专栏 > 正文

《 滨 城 迷 雾 》

《 滨 城 迷 雾 》

时间:2014-01-08 19:11    作者:王双贵    点击:138270
  主要人物:
  方焃宝------------普通市民,基层工人。
  焃宝妻------------普通主妇。
  方焃娇------------下岗工人。
  智子(智姐)-----------个体业主,进步市民。
  方指导----------市警察大队指导员。
  邹董---------------个体海参养殖暴发户,蓬发养殖场董事长,黑道老板。
  龙哥---------------蓬发养殖场总经理。邹董家里的私人保镖,社会垃圾、黑道痞子头。
  龙组长------------龙总的弟弟,假市场管理员。
  1、
  夜幕、浓雾、某居民区、灯暗、人稀。
  夜幕当中,《稻香阁》酒家门前的霓虹灯光影的下面。一个青年男子右肩搭拉着两个连在一起的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子,左手提一个精致的密码箱。与他身上穿的邋遢的西装显得极不协调。中年男子抬头朝大门上面,《稻香阁酒酒家》的牌匾看了一眼,得得得地登上台阶。(镜头转向屋内,闪回
  2、
  夜、内、酒店营业大厅。
  走进大厅,青年男子把肩膀轻轻一抖,两个袋子顺势掉到地上,左手把密码箱往大厅总台上面啪地一摔。猛地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浪花。从浪花的中间擎出青年男子刚才拿的那个密码箱,密码箱正面的那个精美的金饰图案推出了《滨城迷雾》四个蓝色的大字。(镜头转明,闪回
  3、
  早、外、浓雾,汽车、电车、摩托车和急匆匆骑自行车上班的上班族。
  (远镜头,市区的一角,到处是拆除旧楼房的碎石破烂的小巷。镜头拉近、推出。闪回
  4、
  日、外、早饭后,朝阳、闹市、小巷、空地、居民楼的一角。
  一青年男子正从一个操河南口音的中年男子手中接过几张百元钞票。在他俩的不远处,停放着一辆蓝色的农用汽车,上面堆放着五个很大的鼓鼓的化肥袋子。商贩在递钱的当口道:
  商贩:老弟,以后有货还找我,咱们电话联系。
  青年男子:这个好说,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头啰:犯事了,你可千万别把我给抖落出来,要不、我会叫你从这个地盘上消失。
  商贩:哥们,这我懂。你尽管放一百个心。说着又多塞给青年男子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青年扯过往口袋一揣,撇了撇嘴转眼在小巷消失。商贩走向汽车立马开走。(闪回
  5、
  日、外、某住宅区一角。
  一居民住宅楼,整栋楼房门窗不全,很多住户已经搬走。镜头拉近居民楼的一个阳台。一个青年女子正在用贝壳粘贴工艺品。这时,卖铁的男青年毛蹬蹬地走进屋来,很盛气凌人地把一打钞票往女人面前一摔:
  青年男子:去!快去买鱼买酒买肉。(青年女子白了他一眼不情愿地站起身来
  女子:你真是个活宝。钱在你手里连点热气都烀不着。捡钱看了一眼(叫你别弄别弄,你偏去弄。定额完不成,做贼倒在行,我出门都怕见人。别说教公安人员把你抓了去(男青年啪地给女子一个嘴巴
  青年男子:妈啊那个巴子,说这话也不怕大风閃了舌头,三年没见你挣一分钱,四个老人七张嘴,我就是块猪板油,又能榨得出几灌来。你倒还昧着良心说巧果。(说着抓起刚扔下的钞票摔门而出,女子急扶门框朝楼梯下喊:
  女子:回来!你不吃饭去哪?(画外音:找智姐去!女子急扑床上嚎啕痛哭,闪回
  6、
  日、外、车水马龙。
  远镜头,一栋孤零别致的三层小楼,上面半圆形的玻璃楼体上狂书《稻香阁酒家》三个金灿灿的大字。镜头转向屋内,豪华的迎宾大厅人来人往,一位青年女子挎一只装贝壳工艺品的篮子在人群当中穿梭。她走到一位服装特别、领班模样的服务员面前扯了一下她的衣袖道:
  青年女子:小姐您好,我是方焃宝的家属,请问你们这里的智姐在哪儿?我来求她劝劝我们家宝子(她有些颤抖的问话引来不少就餐的顾客围观
  领班:没事、没事的,大家快回去吃好喝好,我们经理说了:今天水酒一律免费(说完,她扯起青年女子的衣角)宝嫂,你你这一岔子,我又要贴上上千元的工资了。(思索了片刻)哦对啦,你跟我过来一下。(镜头转向屋内,闪回
  7、
  日、内,酒店单人宿舍,单人床对面是两张单人沙发,床头一张写字台,桌上一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两人进屋以后,领班从饮水机里放了一杯水放在两沙发中间的茶几上。
  领班:宝嫂,您坐。(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打五十元的人民币)这是我们经理叫我转交给你的。她现在不在,应邀到阜新校园参加捐资楼的奠基仪式了。她听说你下岗多年,(摇头)咳,不容易呀。(说着打开笔记本。上面出现了很多数字,最后一行是捐给方焃宝的五千元元。宝嫂趁她在打电脑的机会,把钱塞在了沙发坐垫的下面,轻声退出屋外。闪回
  8、
  日、外、市区一角。
  远景、在被拆除破烂不堪的居民楼的不远处,一栋豪华的花样别墅,与居民楼相比显得极不协调。(镜头拉近)一个横眉竖眼的中年男子闲逛过来,两位巡逻的年青人见了忙道:
  巡逻:龙总早!
  龙哥:他们呢?
  巡逻甲:刚过去,现在可能在东边。
  龙哥:你们不要死儿把板地,要机动灵活,暗明结合。除了那几栋居民楼以外,更要注意那些流窜作案的不法分子。高压手电两人要商量着使用,起码要有一人开关要放在电击的位置。(对巡逻乙)你的手电呢?
  巡逻乙:走得匆忙,撂家忘带了。
  龙哥:混------(啪地一个嘴巴)这个月的奖金你就别要了。(两巡逻垂头转身走,闪回
  9、
  日、外、某商厦门前步行街的繁华地段。
  热闹人群,道路中间,一蓝色方布上摆着几个手工用贝壳制作的工艺品。宝嫂低头护膝蹲在旁边,尽管人来人往,却无一人问津。忽然,有两双大脚停在宝嫂的摊前,宝嫂抬头,见是市场管理人员,急忙站起身来瞪着两只惊恐地眼睛。
  管理员:这里不能摆摊!
  宝嫂:对不起,那我走。
  管理员甲:走?没那么容易!你的证件呢?拿出来看看。(宝嫂睁着两只惊恐的大眼,声音低低的
  宝嫂:没,我没---------
  管理员:交一百元,要不就没收产品。(说着,就要收拾地上的物品,宝嫂伸手去揽,管理员乙伏在甲的耳边:
  管理员乙:龙组长,这些东西一共值不了一百元钱,(管理员甲瞅了乙一眼
  管理员甲:不行!你是不知道我哥那脾气,还敢讲情。(对着宝嫂。)市场都教你们这些人搞乱了,快!拿钱。一分也不能少。(宝嫂丛内衣兜里掏出一个方便面袋擎着递给管理员甲:
  宝嫂:师傅,我两天都没卖出一件物品啦。只有这些---------(管理员甲扯过方便袋还没拿到眼前就哗啦啦撒掉一地,全是元角钢币和几个皱巴巴地纸币
  管理员甲:就你们这种人,装穷是绝活。谁不知道,个个都把钱藏在内裤里,再出来哭丧着脸装穷挖社会主义墙角。算你走运遇上我,交五十吧,再不能少了。
  宝嫂:不,不是地。我真的就这么多,真的。以后再也不敢卖了,行吗?(争吵声招来不少围观者,在市场管理员甲的背后,一个潇洒的少妇人挤得非常起劲。
  管理员甲:去去,有什么好看的。大家赶快散开!
  少妇:这位师傅,让人一步海阔天空,不就一百元钱吗?这位嫂子的钱我拿了。(管理员甲转过头
  管理员甲:智姐?(智子递过一百元钱)这?智姐,算啦。这位同志的钱就不收了。
  智子:哪怎麽行,公是公,私是私。俺们可怎么能挖社会主义墙角呢?(管理员甲听了瞪眼打了一个机灵,智子把一百元钱丢在管理员甲的怀里。)等会我过来拿发票。(说着扯起宝嫂袖口)宝嫂,咱们走。镜头远伸,楼房、闹市。闪回
  10、
  日、外、《稻香阁》酒家门旁一新建铺面。
  (远景)有几位建筑工人在安装吕合金简易活动房店铺。(镜头拉近)龙哥对正在指挥安装的干练少妇道:
  龙哥:智姐,你本事可真大。连城管的关系都能打通。
  智姐:还不是靠你们邹董的一个电话,我一个小百姓哪有这本事。
  龙哥:那你对咱们哥们可要照顾啰。(说着就伸手去摸智姐的脸蛋,被智姐啪地打了一巴掌
  智姐:去!滚一边去。(安装工人笑,低头私语。闪回
  11、
  日、内、阜新小学礼堂,鸦雀无声的礼堂,师生在听智姐的报告会
  智姐:同学们,下面我讲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镜头转向会场,同学昂首挺高雄。闪回
  12、
  日、外、雨布、公交车站点。
  乘客们在很有秩序地上车。(镜头转向车内)一青年男子正在掏钱买票。一小朋友上车,低头收傘,发现掉下五元钱。
  小朋友:叔叔,钱掉了。(因车内拥挤,青年弯腰费事,小朋友把钱捡起递到青年手中,然后在自己衣兜内扣了很长时间才掏出两个钢镚和毛票,(镜头转向学校礼堂。闪回
  13、
  日、外、教学楼。
  (镜头拉近,校园门口,一边挂着:“宾城博爱阜新小学”的牌子。两边贴有:“爱心助教校园生气蓬勃”右边贴有:“社会育人幼苗成长茁壮”。(镜头转向学校礼堂内
  智姐:我不知道这位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可我用手机拍下了当时这位小朋友向叔叔交钱的真实镜头(说着,智姐从包里拿出一打放大了的彩色照片擎在手中)大家请看,就是这位同学。希望大家向他学习,发扬我们学校的好风格、好传统,从一丁一点做起,时刻做一位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好同学。(全场鼓掌,闪回#p#分页标题#e#
  14、
  日、内、某家庭机绣车间一角。
  几位熟练女工正在埋头工作,技术人员正在一位新工人旁边做示范指导。宝嫂拘泥地推门而入:
  宝嫂:师傅,我想学机绣,这里招收工人吗、(技术员抬头看了一眼道:
  技术员:以前学过机绣吗?(没等宝嫂回答又道)你先认真看一下别人的操作过程,自己在心里铺个底、有个数。(说完又埋头指导别的工人。
  新工人:老师,你们老德润坊早搬迁的住户可都弄着了,这回要强行拆除,给不给拆迁费还两说着。听说是什么绿色工程,说穿了,还不是专门为海景别墅建造大型拱月海景公园腾地方。(宝嫂听了惊恐地朝说话者看了一眼,悄莫声地退出门坎,闪回
  15、
  日、外、城市街道,骑自行车下班的人群。(镜头拉近
  机绣车间技术员:嗳,小研子刚才到咱那的那位妇女你认识吗?我怎么影影绰绰感觉,她好像我原来那个小区的宝嫂,当时光顾着看你的绣品啦,也没太在意,她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也没吱一声。
  新工人:不是她还能是谁。你不听说话那个唯诺劲,像谁把她怎磨了似的。一辈子没赶上个人,一百脚也蹶不出一个屁来,连自己的汉子都经管不了。
  技术员:哎呀,她下岗好几年了。也真够可怜的。下次要是再来,你们可都要热情点,要好好教教她,让她学会了也来挣两个。(远景:车水马龙,下班人群。闪回
  16、
  日、外、公交车厢内。
  宝嫂目光呆滞地坐在车厢一边的硬座上,两眼直直地望着窗外。突然,公交车上的自动报站机报道:‘观海小区马上就要到了,有在观海小区下车的乘客,请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的提示声音。停车,宝嫂没动。等到没有下车的了以后,售票员来到她面前:
  售票员:大嫂,您不是在这里下车吗?(宝嫂惊恐地打了一个冷颤,站起身来:‘啊啊’地走下公交车,转头四望。闪回。
  17、
  日、外、绿树环绕的校园。
  (近镜头)校园大门前:‘宾城博爱阜新小学’的牌子分外醒目。镜头伸向不远处的一个教室外,从窗户可以看到里边端正地坐着静心听讲的同学。突然,一小女孩推门跑了出来,朝学校大门口跑去。后面,老师把头伸出门外喊道:
  老师:方嘉惠,马上就要发卷子了,你干什么去?
  方嘉惠:(边跑边转头道)老师,我的铅笔丢了,我一会就回来。(正好智姐从学校门口路过,听到喊声,朝里望了一眼,急忙朝校门的台阶上跑去。
  智姐:嘉惠?你先回去,你用什么牌子的铅笔?我去给你买。
  方嘉惠:阿姨,谢谢你,我用‘HB’的黑色铅笔。(两人同时转身,闪回。
  18、
  日、外、早饭后。拆迁零烂的居民区。
  一台大型推土机在一座门窗不全的楼房前轰轰直响。方焃宝手拿鱼叉横站在推土机前。
  方焃宝:这个单元打我爷爷那辈起,就在这居住。我爹为了我能在城市里,有个将来能出人头地的好环境,铁饭碗。自己搬到了乡下老家,把楼房让给了我住。你们凭什么说推,就来给推了呢?
  司机:(拉开铲车车窗)师傅,我也是捧着别人的饭碗。这事你别来跟我讲道理,我说了不算,我只是听吩咐,挣饭吃。(方焃宝一抖手里的钢叉。
  方焃宝:你小子再敢往前开出一步,我就叫你的脑袋多两个不能吃饭的窟窿。(司机吓得赶紧关上窗户,掏出手机拨号码打电话。只一会功夫,一辆警车鸣着警笛来到近前把方焃宝带走。闪回。
  19、
  日、外、上午。城市街道,楼房。
  不远处一条巷子里一个女孩呼喊着跑出来:
  女孩:死人啦,死人啦!了不得有人跳楼死人啦!(从各家跑出的人群,其中一人上前扯住女孩的胳膊:
  群众乙:别急,慢慢说。谁死了?
  女孩:焃------宝------宝家,老婆,跳------跳------跳楼,死人啦!(乙松手,众跑,闪回。
  20、
  日、外、破烂不堪的居民区。
  镜头转向楼梯内三楼一门上上锁的居民门口。一小女孩两手撮着下巴,两眼盯着脚尖一动不动地蹲着。夕阳西下,光线转暗。智姐得得地从楼下走上来---------
  智姐:嘉惠,(小女孩扬起脸,瞪着两只疑惑、惊恐的眼睛。)你妈和你爸一起出差做买卖去了,走!跟着阿姨,到阿姨那里去住。(小女孩疑惑地站起身,楼房、车辆、下班的人群。闪回。
  21、
  傍晚、《稻香阁》酒家门外、三五个男人从酒家内走出,智子紧随其后在门口停住。
  智子:大家慢走,欢迎再次光临,
  顾客甲:请留步。(一服务员上前拉开车门,智子又向前走了两步。
  智子:感谢光临,下次来,咱们再换换口味。(汽车开走,智子电话响,智子接电话,闪回
  22、
  傍晚、方焃宝家,智子敲门,方嘉惠开门,手拉一大皮箱。
  方嘉惠:智姨,我爸、我妈呢?
  智子:你爸、你妈到外地做买卖去了。我不是都已经告诉过你了嘛,放学以后就直接到我哪儿去,在你爸妈没回来之前,就不要回家了。
  方嘉惠:不!智姨,你骗人!我知道,我爸妈一定回来了。你看,这个大皮箱子,就是我爸爸每次出差用的,我爸说:‘是给邹董带的贵重物品,还嘱咐我别动。动了我们一家人的性命也赔偿不了。怎么这次就放在家里?
  智子:箱子?这不是你们家自己的箱子嘛。
  方嘉惠:不是的,智姨。我们家自己哪有这么好的箱子,还带密码呢。(智子试了一下,没有把箱子打开。
  智子:(提着箱子)走,嘉惠。到姨哪去。给你爸妈留张字条,等他们回来,到我哪去找你。(两人出门,锁门。智子在转身往楼下走的时候拿出电话叫来出租车。闪回
  23、
  日、内、商品货架。
  货架上一层摆满用海产品的贝壳制作的工艺品。下面几层摆满烟、酒、糖、茶和学习用品。
  智子:嘉惠,你今年几岁了?
  方嘉惠:十二岁了,姨。过了满。我就要升五年级了。
  智子:我们嘉惠都已成大孩子了,又听话又懂事------(顿了一下)这铺子本来是准备给你妈卖工艺品的。现在,你妈跟你爸出去做买卖,用不着了。你就住在这里,主要任务是好好学习。有来买东西的,你就收着钱。攒起来,阿姨给你存着。这就是为你将来上大学准备的银行。(镜头扫过货架、床铺、写字台、电脑。闪回
  24、
  日、外、《稻香阁》酒家门前。
  早饭后九十点钟时间,一位收废品的小贩正在往三轮摩托车上搬空酒瓶和废纸箱字。三位警察来到近前,中间一位手里拿着纸和笔。
  警察甲:你好,你是住这里的吗?
  搬酒瓶者:不,我是收废品的。(智子从稻香阁酒家内走出
  智子:哦,是方指导,我正好有事要找你。你们这是--------?
  方指导:我们在排查暂住,这附近有租房居住的吗?(说着走向阶梯,镜头转内,闪回
  25、
  日、内,智子从里屋提一大密码箱子走出
  智子:方指导,方焃宝不是在你们那儿?怎麽---------?
  方指导:哦,方焃宝早就被宾城第一富,邹董事长录用了---------(警察乙抢先回答
  警察乙:邹董事长录用了很多下岗工人!(方指导白了他一眼
  方指导:(微笑着)这也是邹董事长为宾城创建和谐社会做出贡献嘛。(指密码箱子)这是--------?
  智子:这是突然出现在方焃宝家的,本来我想替他保管,等他回来-------可又一想,他被你们带走,怎麽会------
  方指导:哦,我听传言:方焃宝早被养殖枭雄邹董赋予了特殊使命,至于他去了那里,去干什么,我们现在还无权过问。
  智子:是方嘉惠提示的说:‘她们老师说啦,有事情,找警察’。
  方指导:这涉及到个人隐私,你还是先替他保管着。等方焃宝回来再--------(镜头扫向屋内,闪回
  26、
  日、外、稻香阁酒家门前,车水马龙,上班人群。
  一辆三轮警车在《稻香阁》酒家门前不远处停下来,方指导从车上跳下来,急走进《稻香阁》酒家,智子见后吃惊地迎上前去。
  方指导:刚才忘了,最近一段时间,请留心一下陌生人,特别是操外地口人的陌生人。(智子瞪着惊恐的眼睛听着--------
  智子:(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好的,我怎么跟你联系?
  方指导:你打我的手机。哦(撕纸记电话)你打这个电话吧。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值班电话,它二十四小时有人守候。你就打它吧
  智子:嗯--------(点头、闪回
  27、
  日、外、上午,某别墅楼附近。
  一队巡逻保镖在边走边聊。镜头拉近,龙哥从别墅内走出,来到巡逻保镖面前。
  龙哥:这两天邹董心情不大好,你们要小心了,千万不要再给我弄出什么岔子。(两位保镖唰地一下打了一个立正
  保镖:是!(龙哥返回别墅,刚走几步又转回身
  龙哥:你们要扩大巡逻范围,要保证在方圆一华里之内没有噪音,没有狗叫。
  保镖:是,龙总。(镜头远伸,绿树、鲜花、豪华别墅。闪回
  28、#p#分页标题#e#
  傍晚、海边、沙滩、浴场,游泳人群。
  在浴场游泳人群外围的不远处,有一艘豪华的橡皮艇,橡皮艇的两边,各扶着一中一青的两位男子。镜头拉近
  四川口音青年男子:这小子能不能是拿着货跑了?那可是八九百块钱一克的百分之九九点六的纯货,值钱老了去了。
  中年男子:钱乃身外之物,我是想------这活宝------?还真的从这地球上蒸发了?
  青年男子:邹董,现在是市场经济,有钱能使鬼推磨。可这钱多了,就可以能使磨推鬼。这叫财迷心窍,你知道吗!我的邹董大人------!
  邹董:这小子只是一个工具,可他根本就不知道箱子里面装的是啥东西。
  青年男子:你以为他傻呀,你花这麽大的代价,只为教他来回为你运送一只箱子。他能不起疑心?
  邹董:可毕竟是在他最倒霉的时候,我出手帮助了他,并给了他一个能吃饱饭的营生,他能反水。难道是我这次真的看走了眼?
  青年男子:邹董,这您还是快点再另物色一个马仔吧。那边急等着呢,再交不上定金,他们可要另寻买主啦?
  邹董:这事我自会安排,你的任务是不能让一丝须毛伸出体外。知道吗!
  青年男子:嘘————(用手指抵在自己的嘴唇,朝不远处游泳人群指了指)嗯。(橡皮艇划水游走,闪回
  29、
  日、外、《稻香阁》酒家门口。
  一辆宝马‘滨k98598’轿车从不远处开过来,在《稻香阁》酒家门前嘎然而止。邹董从车上下来,直奔稻香阁门前的台阶。走到‘818’号包间停下。镜头转向屋内。
  邹董:(递给早在此等候的男青年一个银行卡)饭菜我已经为你定好了,账户我会用短信通知你。(说完,转身走出门外。闪回
  30、
  日、外、博爱阜新小学广场。
  广场上有学生、老师、讲台,台边的一桌坐着方指导,面前桌上放着一个大纸箱。台上边的横幅上写着:‘远离毒品、关爱生命’。校长在台上开场白讲道:
  校长:同学们,今天咱们请市治安办公室主任、市警察大队方指导员来给我们作:‘远离毒品、关爱生命’的时事报告,现在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方指导员给我们讲话——
  方指导:同学们,在没开始作报告之前,我先请同学们帮助我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说着,用手一指纸箱)我今天带来一些‘远离毒品’的宣传小册子,请同学们带回去给家长和左邻右舍的群众传阅------(镜头远伸大好河山,闪回
  31、
  晚、外、广场、人群。
  在拥拥簇簇的人群当中,有跳扇子舞的,有打太极、舞剑的。在跳扇子舞人群的不远处,方嘉惠扯着智子的手朝舞扇子舞人群方阵走过来。
  方嘉惠:智姨,你看前排中间的那位阿姨跳得多美!
  智子:是她的裙子太美了。(广场的一边摇摇晃晃地走着几个半大不小的青年,嘴里‘嘘嘘’地吹着口哨。这时,一辆豪华的‘滨k98598宝马轿车在跳舞人群的不远处停下来。两名保安人员先前下车拉开车门,等邹董下车以后。三人共同朝着不远处的一栋闪着霓虹灯的豪华大楼走去。三人走后,龙哥下来打了一声口哨。几个黑影窜到近前,龙哥每人摔了一盒香烟给他们
  龙哥:去!到四外瞄着,惊醒着点。(黑影消失,龙哥急朝邹董他们走去。智子朝他们远去的背影看了一眼
  智子:嘉惠,咱们走。天已经晚了,咱们回家去。(汽车灯光,路边散步的人群、楼房。闪回
  32、
  日、外、上午。
  某办公楼前的院内,宣传栏上橫书一大标题:‘爱心献社会、造福千万家’。有几个人正在观看。边看边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近大楼正中的门口处,放一方台,方台上放着捐款箱,捐款人群。闪回,镜头转向楼内一办公室门口,特写:‘滨海市抗震救灾办公室’。闪回
  33、
  日、外、傍晚、海边。
  沙滩的不远处,并排着几个卖冷饮、小吃的凉亭。凉亭内,几个青年男子在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议论:
  群众甲:看,人家邹董,出手就是大方。一把就捐出50万元。
  群众乙:人家是企业家,人大代表嘛?能不带这个头。
  群众丙:哼!什么人大代表,他那钱呐,是海水潮上来的,人家来得容易。(镜头远伸,海边洗海澡的人群。闪回。
  34、
  日、内、稻香阁酒家,某单间内(画外音传出划拳行令劝酒的吵闹声。镜头转向吵闹间内,一彪形中年已趴在酒桌上,鼻音哼哼的打着呼噜。这时,智子从门外进来。
  顾客甲:智姐,他------他,他姓龙的依仗着和邹董有,有那么点关系倚------倚------倚老卖老充大个。我敬的酒他都不喝。别------别忘了,我敬的这酒,可------可------可是邹董的酒。
  顾客乙:智姐,龙总,他真的喝多了。
  顾客甲:(把杯中酒泼在顾客乙的脸上。)用不着你拍------拍马屁!(说完,自己也趴在酒桌上。
  智子:(走到顾客甲身旁。)这位兄弟,龙总的酒我代他喝了好吗?(顾客甲没有作声,智子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另外,我再替龙总敬你一杯。希望大家能在我的酒店吃好、喝好,多来捧场(拿起酒杯擎着)在这里,我先表示感谢。(闪回。
  35、
  日、外、旷野。
  远镜头,某高尔夫球场。球场的一边,停放着“‘滨k98598’和‘山z44848’”两辆高级宝马牌豪华轿车。场内,邹董正在和一位身穿国际名牌休闲服的操外地口音的青年男子,在边打球边交谈。
  外地男子:(近镜头)邹董,这回,你选马仔,可一定要斟酌慎重,板上钉钉,牢靠、牢靠、牢靠再牢靠。这次反水,损失可是上百多万元呐。
  邹董:钱倒是小事情,我是担心这小子的反水,可别给我招来烧身之火,要真那样,你我可都完啦。
  外地男子:我想这还不至于吧。你不是说他根本就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吗?而且,他也没有回到宾城。现在这市场经济时代,奔波途中死个把马仔,那还不就像被风刮掉一片枯叶,在繁华闹市中的一只蚂蚁。要查起来,那还不是大海里捞针,九重天上摘星星。
  邹董:我也这么想,可我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镜头远伸,一辆丰田霸道‘滨k68568’在‘滨k98598’和‘山z44848’两香车宝马轿车旁边停下。龙哥下车急走到邹董跟前耳语........邹董扔掉手里的球杆,三人急急朝香车宝马轿车处走去。闪回
  36、
  日、外、海边,沙滩、游人。
  在离岸边不远处,有一座不大的小岛。小岛的一边停挂着一艘豪华的游艇。小岛的前怀,两遮阳伞下,两位垂钓的男人。一会甩起鱼竿,一会侧面细聊。(镜头拉近
  邹董:解老板,你那边人机灵,以后你就直接把货送到我这儿吧。
  解老板:这不符合咱们原先的规矩。
  邹董:不就是钱的问题吗?这好说。
  解老板:邹董,我还能搞到假货。一比十怎磨样?
  邹董:一比二十吧!这个你用邮政,那白货,你还用老方法。具体地点,我会通知你。
  解老板:嗳,嗳!鱼,鱼。邹董,有鱼上钩了。(邹董拉钩,一条能有三斤多重的佳吉鱼露出水面。
  邹董:呵呵,个还挺大的。(甩钩,鱼又掉进大海)嗨!可惜,真他妈太可惜了。(镜头远伸,楼房、闹区、闪回。
  37、
  日、外、闹市、街道,车水马龙的上班族。
  镜头拉近,显现出车牌号码:滨k98598。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仰坐在宝马后排的邹董打开电话,(画外音:邹董,龙哥的霸道因酒后碰瓷给扣了!
  邹董:混蛋,他不知道那是谁的车吗!(不知道,听说扣车的是一位刚从警校分来的大学生。)妈的。好吧,我知道了。嗳,你马上教阿龙到‘稻香阁’定一个包间。(镜头远伸,穿流不息的车流,街道、楼房。闪回。
  38、
  日、外、《稻香阁》酒楼门前。
  龙哥和几个打着饱嗝的中年男子拥簇着一个白胖男人从酒楼台阶走下来。智姐跟在后面。龙哥扯着胖男人走到稻香阁酒楼门前的一角耳语。智姐和众在‘滨k68568’丰田霸道跟前站住,一个服务员急上前拉开车门,众上车,智姐弯腰。
  智姐:欢迎大家多支持我的工作,光临本店。(服务员关车门,霸道后退停在一边。邹董和胖男人转身。
  龙哥:邹队,您做我的车。(一辆‘滨k98598’香车宝马开了过来,智姐急忙拉开车门。
  智姐:欢迎经常光临。(宝马在前,霸道紧随其后。两车同时开走。《稻香阁》酒家门头大字,闪回。
  39、
  日、外、自由市场。
  智姐在海鲜市场转悠。当走到一位卖大闸蟹摊主跟前:
  智姐:师傅,你这大闸蟹多钱一斤?
  商贩:28块钱一斤。老板,你给25吧,再不能少了。
  智姐:个头倒是挺大的,可你这是港养蟹,哪能值那么多。
  商贩:老板,这你就外行了。要这么大的野生蟹,你就是花40块钱在自由市场上也买不到。(智姐翻看蟹子,镜头转向远处吵闹处。镜头拉近
  卖苹果商贩:我今天还没开称,你们这保护费收的也太多了。
  收费人:什么保护费?少胡说,这是环境治理费。不管开不开称,只要占了摊位就得交。#p#分页标题#e#
  商贩:我没钱,你拿苹果顶着吧。(智姐走过来。
  智姐:龙组长,这位老乡乍到,不知道规矩。他的治理费我替他交了吧。(龙哥走过来。
  龙哥:是智姐,您来采购?(转头对收费员)这位同志的治理费,等散场的时候再来收吧。(不远处传来那位卖閘蟹商贩的喊叫声。
  商贩:嗳!老板。这大闸蟹你到底还要不要啦?
  智姐:不要了,你那闸蟹不新鲜。(商贩的嘟囔声
  商贩:新鲜?我这经过了好几道手呢。(龙哥走过来。看了一眼闸蟹。写一纸条交给小贩。
  龙哥:你到蓬发养殖场拿20斤现捞的大闸蟹,直接送到《稻香阁》酒家。
  智姐:别,龙总经理,我们有专人采购。你能多领几个人光顾酒店,我就烧着高香了。(镜头远伸,集市。闪回。
  40、
  日、外、临近中午。道路、人群、车水马龙、《稻香阁》酒家。
  门前停放着四五辆高档轿车。一位二十多岁步行的青年女子,朝酒店门头上方端详了一会,迈步走上台阶,进屋以后朝前台的服务员问道:
  女青年:同志,你们这里招工吗?(服务员朝智子噘了噘嘴。
  服务员:你问我们老板吧。(智子闻声朝着边走过来。
  智子:什么事?
  服务员:经理,这位同志要找工作。
  女青年:老板,我是旮旯屯的,我叫方焃娇。(智子一听,仔细端详了一眼青年女子)老板,您这里招工吗?我什么活都能干。
  智子:你听谁说我们这里招工?
  方焃娇:我看您这里生意挺火的,所以就想:一定需要用人。
  智子: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招人。
  方焃娇:(转身走,自语。)我下岗一个多月约了-------
  智子:(听后打了一个冷颤)嗳,你等等。(方焃娇止步转身。)你以前是干什么工作?
  方焃娇:在方正罐头厂,搞水果加工。
  智子:卖水果可以吗?
  方焃娇:(高兴地)行,行!我什么都能干。(跟随智子走出酒店。公路、车辆、远处楼房,闪回
  41、
  日、外、《稻香阁》酒家门口。
  接上,焃娇跟随智子走进嘉惠居住的小店,嘉惠在写作业。
  方焃娇:嘉惠,你怎么在这儿?
  智子:你们认识?(方嘉惠点了点头--------
  方焃娇:岂止认识,我们还是门里人,说起来她是我一个远房侄女。老板这是?
  智子:嘉惠在她爸妈做买卖没回来之前,她就住在我这里。你来了正好,我想在这里开设一个水果摊店,就交给你来打里,行吗?
  方焃娇:行,老板。我保证会干的使你满意。(方焃娇朝货架上看了一眼,就开始动手收拾、智子也迈步向门外走出,方焃娇送出门外。
  智子:另外,晚上还有一个重要任务,要督促好嘉惠的学习。你晚上就和嘉惠住在一起,照顾她点,吃饭的时候就到旁边的酒店。记住,主要任务是方嘉惠的学习。
  方焃娇:老板,咱们应该把这里开成“鲜花水果店”。这样,连货架上的那些工艺品也能捎带着一起卖出去。
  智子:行,就按你说的,赶紧拾掇一下拿出方案,争取早日开业。(远景,市区楼房、街道、车辆、人群。闪回,
  42、
  日、外、《稻香阁》酒家门口。
  门前幢立着由彩色气球组成的迎喜龙门,地上摆放着由数盘大红鞭炮组成的心形图二案。整个龙门两侧,彩旗招展,一派喜庆气象。临近中午,两名身穿迎宾彩服的男服务员把条形大红地毯从鞭炮处通过龙门一直延伸到酒店屋内。镜头远伸至公路,从远处开来五辆迎宾彩车。最前面的一辆车前擎着斗大的喜字。这时,稻香阁门前鞭炮齐鸣,彩车缓缓驶近依次停稳。新郎拥抱着新娘步入红地毯放下,两名身穿礼服的男女小朋友上来扯起新娘的婚纱后摆紧随其后。四名女服务员上来把气体彩带撒向空中。镜头转向屋内,一派酒席场面,闪回。
  43、
  接上,两名中青年男子从《稻香阁》酒家走出,朝旁边鲜花水果店门头看了一眼,走进店内。方焃娇正在把剔好的大梨枣装盘,见顾客进,站起身来。
  方焃娇:师傅,想买点什么?
  男子甲:两包将军。
  方焃娇:酒店里不是有吗?
  男子甲:两包贵近六块钱呢。(在店门口,甲摔一包给男子乙。乙把左手裙在衣袖内握住甲的右手。
  男子乙:这个数吧,别说一个是一个。(抖了一下袖子里得手。
  男子甲:这个数,再不能少了。我那货纯,你上哪去找99.9的纯货。
  男子乙:也太贵了。
  男子甲:这是掉脑袋的活,不贵行吗?(方焃娇起身走到门口想盯梢他们,见两位男子上了一辆出租车,她朝车牌看了一眼,转身端起摆放好的大梨枣的盘子走进酒店。闪回。
  44、
  接上,方焃娇向婚宴场面第一席桌上摆放果盘,主陪宾客:
  宾客:小姐,这是一道什么菜?
  方焃娇:这叫‘龙凤枣’也叫‘拾枣拾子’。
  宾客:小姐,我们没点这个菜。
  方焃娇:这是我赠送给喜主的,我是前面鲜花水果店的服务员,希望大家有时间多光顾本店。(走出酒店,闪回。
  45、
  接上,鲜花水果店内,方焃娇在整理货架智子走进
  方焃娇:经理有事?
  智子:小娇,你真能给我惹事。婚宴喜主把隔席水果换成了你刚才送上去的‘龙凤枣’。
  方焃娇:经理,这是好事呀。
  智子:可马上就要隔席,没时间了。这十八盘无核枣你怎样能做得出?
  方焃娇:经理,你别忘了。我原来是专门搞水果罐头加工的。
  智子:真能来得及?我的心里可是叫他们弄得七上八下没个底。
  方焃娇:放心吧,经理。哦对啦,请你叫一名服务员过来个跟我学一学摆盘。(智子走出水果店门口,方焃娇送到门口又说道):经理,刚才有两位男人来小店买烟,我看他们神情有点诡秘,还说什么掉脑袋的买卖,货好,是99.6的纯度。我总觉得他们说的云遮雾障的(智子又折回店里,掏出一千元钱:
  智子:给,你赶紧去买一个手机。
  方焃娇:经理,我有手机。
  智子:你去买一个带摄像头的录音手机,以后再遇到这类似情况,首先要留下他们的证据。(转身走向门外
  方焃娇:经理,我记住了他们乘坐的出租车车牌号码,经理。(闪回。
  46、
  接上,《稻香阁》酒店宴会厅热闹场面。
  服务员端摆放成‘牡丹花’式图案的去核枣盘上,第一席主陪宾客:
  宾客:小姐,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服务员:对不起先生,我还没来的及报。这是我们酒店新增的一道特色菜,菜名叫‘富贵花开’今天是第一次上桌,希望大家喜欢。
  宾客:好,喜上加喜,好,好极了。
  众宾客:好,好!(热烈掌声。
  宾客:小姐,把你们经理叫来。(众掌声,闪回。
  47、
  日、内、智子的办公室。智子在拨电话。
  智子:方指导吗,我是智子。我这里有个新情况,你能否现在过来一趟(画外音:
  方指导:你那里人多,不方便。你打个车到滨海浴场西边那棵芭蕉树附近,到后以尾灯闪烁为号。(智子放下电话,若有所思。起身出门,门头街道。闪回。
  48、
  日、外、街道,车水马龙。
  临近郊区。镜头拉近。方指导在驾驶位置,旁边坐着智子。
  智子:这是方焃娇亲口说地,我总感觉那话说的是毒品似的。只可惜方焃娇没能拍下他们的证据。
  方指导:这种迹象表明:在我们滨海的确有秘密的毒品交易,只是我们-------
  智子:哦,方焃娇还说:这两个人身上有很浓的海腥味,还记下了所乘坐的出租车牌号。
  方指导:是渔民?
  智子:还有从事海产品养殖的,他们当中外地打工得多,人员流动量也大。另外,我上次跟你说的方焃宝临离家时留下的那个密码箱。他姓邹的花这么大的本钱,专人来回只为传递一个连当事人都不知底细的箱子,你不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吗。
  方指导:这涉及到个人的隐私,我们又只是猜测没有证据,不经过方焃宝的同意是违法的。
  智子:你们不是有一种先进的紫外线透视仪吗?咱不能先检查一下箱子里装的是什么货物。
  方指导:你那里人多嘴杂,我怎么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提一个大密码箱子走出酒店呢。
  智子:这事由我来安排。
  方指导: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事还只能局限于我们两个人知道,就是方焃娇、方嘉惠也不能知道蛛丝马迹。
  智子:好的,你等我的信息吧。(点头,镜头远伸,街道、楼房。闪回。
  49、
  日、内、鲜花水果店内,智子看货,方焃娇在点钱。
  方焃娇:老板,这个月多亏了那次婚宴的特色水果,抛去费用,还净收入4924.80。(智子接钱。
  智子:你在罐头厂的工资每月能拿到多少钱?
  方焃娇:我们那是实行的计件工资,每月基本工资560元,但我每月都能拿到800元以上。(智子数出900元钱。#p#分页标题#e#
  智子:给,这900元钱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又数出1000元钱)这作为你这个月的奖金。(接钱。
  方焃娇:这--------老板,这太多了吧。
  智子:你那次的特色水果做得很出色,应该得。另外,今天放你半天假,回去把钱交给父母。告诉父母得奖金的情况。
  方焃娇:不用吧,老板。我走了以后店怎么办?做买卖的大忌是关门拒客的
  智子:你下午就回来,上午我会抽时间过来照看着。
  方焃娇:谢谢老板,我争取尽量早些回来。(背包出门,闪回。
  50、
  日、外、楼房、街道、闹市。
  在车流当中,一辆乳白色的“蓝鸟”轿车从不远处开了过来,在稻香阁门前,紧靠着鲜花水果店附近停了下。从车上下来一位身穿笔挺的西服,头戴礼貌,而且还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大皮箱子。中年男子下车后朝鲜花水果店上方看了一眼,径直向店里走来。智子见进来者先是一惊,中年男子摘下墨镜。
  智子:方指导。
  方指导:都安排好了吗?
  智子:好了,(从床下拖出一个密码箱放在柜台上。)哦,方指导,要抓紧时间,方焃娇下午可能就要回来。
  方指导:我尽量在十二点以前送来。(把密码箱放在皮箱内,提箱出门,闪回
  51、
  接上,《稻香阁》鲜花水果店内。智子的手机响起,拿电话看号码。
  智子:(自语:‘这是谁的电话。’打开电话接听)喂,你好那位?
  (画外音):智姐你好,我是宝子。我家怎么啦,怎么打电话会是空号?
  智子:你是焃宝,你现在在哪?
  方焃宝:我在日本,智姐。我好不容易才查到你的电话,我家里怎么啦?怎么我打了好几遍,电话都提示停机?
  智子:家里情况在电话里一句半句也说不清楚,你啥时候能够回国?
  方焃宝:我在这里干活收入很高,我想再续两年,争取多挣两个钱,回去以后自己搞一个什么小项目。
  智子:这个想法不错,不过你在续合同之前,一定要先回来一趟,有一些事情亟待解决。
  方焃宝:智姐,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智子:你在走之前放在家里一个密码箱子吧。
  方焃宝:哦,你说那个呀。我还以为是啥大不了的呢。那是我替邹董从山城带回来的东西。你把它交给‘蓬发养殖场的邹董’就行了。
  智子:好吧。你这是国际长途,话费很贵的。咱不多说了,我以后怎么跟你联系?
  方焃宝:你在晚上8点以后,登陆‘太平洋梦故乡网站’找6542726FHB.COM就行了。
  52、
  接上,门响,智子惊挂电话,顺手把一个贝壳雕铸工艺品转身放在柜台上。见是方指导:
  智子:是你?
  方指导:(打开皮箱拿出密码箱)快,先把它放好。(智子把密码箱放在床底下起身时。
  智子:方指导,方焃宝刚才从日本给我来了个电话,他说‘这箱子是蓬发养殖场邹董的’。叫我替他交给邹董。
  方指导:智子,你分析的不错,这个箱子里的确装的是毒品。现在关键的是尽快找到方焃宝。
  智子:他给了我留了一个QQ号码,每天晚上8点,登陆‘太平洋梦故乡’网站,输入‘wodxinyuan@6542就能找找到他。
  53、
  接上,方焃娇满脸兴奋地进来。
  方焃娇:老板。
  智子:小娇,你回来的正好,把这件贝雕给方先生包好,我出去一下。(走出门口又转身)哦,钱我已经收了。(转身离开时,给方指导员使了一个眼色。闪回。
  54、
  日、外、海岛环山道公路。
  远镜头,一辆乳白色的蓝鸟轿车在海天蓝水绿丛之间的黄带上行使,当轿车行使至山顶的一凉亭附近停了下来。镜头拉近,智子和方指导员从车上下来。两人走到一个凉亭前停下,仰望着大海。
  智子:方指导员,那一片海域就是《蓬发养殖场》邹董的领地。那地方我去过,真大。
  方指导:是呀,海阔凭鱼跃。鱼多了,也就掺进一些鱼目混珠的渣滓。
  智子:方指导员。你说的在我们宾城有一个严密的地下贩毒网,该不是指的他们从海上从事这些犯罪活动吧?
  方指导:这一点不能排除,不过首先要找到吸毒分子,顺藤摸瓜,才能挖出深洞硕鼠。
  智子:嗳,对啦。方指导员,我那儿才来不久的那位方焃娇倒是有一次发现点迹象。只是她没拍下什么证据。一些小细节,我上次不是给你吐吐拉拉交了底吗?
  方指导:这件事非同小可,还是我上次跟你说的那样,一定要拿到真凭实据。
  智子:我已经给她买了一个带摄像头的录音手机。(手机响起,拿电话看;)哦,说曹操,曹操就到。是方焃娇打来电。(接电话。)小娇,么事?(画外音:
  方焃娇:老板,你快回来吧。民政局的同志和两位部队的领导来找你,要你马上回来,快点。(方指导员听着电话里发出的声音眨了几下眼睛
  方指导:冒昧地问一句:你的爱人在哪儿?是干什么工作?
  智子:云南特勤大队,至于干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的工作性质很机密。
  方指导:走,我送你回去。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沉着、挺住。需要帮助,及时通知我。(闪回
  55、
  日、外、车水马龙,晴空万里。
  一辆崭新的挂外地牌照的出租车在车水马龙中拐向《稻香阁酒家》门口。从车上走下来一位背大旅行包的青壮中年
  中年:师傅,谢谢你。(掏出百元钞票)甭找啦,跑这么远。(腾腾腾,迈步走向稻香阁台阶。闪回
  56、
  接上,中年走到总台前。
  中年:小姐,你们老板呢?
  服务员:在办公室,您稍等。(按了一下内线电话。)经理,有人找。画外音:教他进来。闪回
  57、
  日、内、智子办公室。
  中年:智姐!
  智子:焃宝!(站起身来倒水。
  方焃宝:智姐,你这么着急叫我回来,老板念我干得不错,只罚了我七八千块。要不,损失可大啦。就这,这月也算白干了。
  智子:钱的损失是小事,现在有一个重要事情,非要你回来协助才能办好。(拿起电话)喂,方指导员,焃宝已经回来,找个地方,咱们见个面。
  方指导:(画外音)好,天鹅湖股票大厅,七号包房。马上!(智子站起身来收拾桌上的东西。
  智子:宝子,你知道你给他们从山城来回运送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吗?那是毒品!还有你的媳妇也是因为他而跳楼-------(方焃宝猛地抓起智子桌上的水果刀
  方焃宝:我操------(被智子抓住方焃宝的手臂
  智子:现在不是拼命报仇的时候。重要的是把他们绳之以法,为民除害。(宝子抬头,两眼看着智子。闪回
  58、
  日、内、天鹅湖股票大厅,人来人往。股市走势大屏。镜头转内,方指导、智子、方焃宝三人围坐在一台摆有电脑的写字台前。
  方指导:唯一的结果是方焃宝在交货时,姓邹的接密码箱的当口,我们冲进当场抓获。
  方焃宝:不行,这样做门都没有。别墅山庄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整个别墅三五百米以内,任何人员和车辆都是靠不上去的。
  方指导:难道就没有不用检查的车辆?
  方鹤宝:有,那就是龙总的丰田霸道。
  方指导:哪你每次是怎么进去送货的?
  方鹤宝:一般都是霸道把我送到别墅门口,碰上龙总在海上养殖场,就坐出租车进去,不过,必须在别墅三五百米以外,由保安押车到别墅门口的。
  智子:我倒有个想法,(小声,三人脑袋凑在一起。
  方指导:我看可以。我们就坐霸道进去,能看清里面吗?
  智子:不能,霸道贴了太阳膜,从外边看不清里面。
  方指导:车到手以后,你再不要离开酒店。这次行动危险,不排除他们手里有枪。
  智子:我爱人为了消灭毒枭,把生命都献上啦。我必须亲眼看着他们绳之于法。
  方鹤宝:放心吧,方指导员,智姐的安全就交给我负责。(方指导员点头,闪回。
  59
  日、内、稻香阁酒家智子办公室。
  智子:(微笑着打电话)龙哥吗?不好意思麻烦您大驾,有个小事想请你帮忙。
  龙哥:你太客气了,智姐,什么事?您尽管说。在宾城,我没有啥事解决不了的。
  智子: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的侄子结婚,想借你的车回去充充门面。
  龙哥:就这,小意思。什么时间?
  智子:明天。明天不是八月二十八吗,大好日子。
  龙哥:好,正好我明天到养殖场去督捕海参,不用车。
  智子:那我先谢谢您了龙哥。我想明天早一点回去,一就用您的霸道去接新娘。
  龙哥:哪行,您就今天晚上来把车开过去。(智子微笑,闪回。
  60、
  日、外、别墅山庄治安亭前。一保安立在一出租车前,一保安在治安亭内打电话
  保安:邹董您好,方鹤宝回来了。
  邹董(画外音)一个人吗?
  保安:就他自己,还是带的那个密码箱子。#p#分页标题#e#
  邹董:送他进来。(保安上车向前开去,镜头远伸。出租车至别墅台阶下,方鹤宝提密码箱下,出租车原道返回,在治安亭处,与丰田霸道错车而过。闪回
  61、
  日、内、邹董办公室。
  邹董:你这一年到哪去了?我还以为你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呢。
  方鹤宝:我被一个日本客商带到了日本,我也想多挣俩钱养活孩子老婆呢。
  邹董:哪------这箱子你也带到了日本?
  方鹤宝:本来是想亲自交到您的手上,可是因为走的太急,我把它放在您在《稻香阁》的8号包厢的床铺底下。
  邹董:再没被动,(看了一眼密码箱)打开过?
  方鹤宝:没,我用两根头发丝把它固定在床腿上了。(上前交箱子)头发没断。(方指导等警察破门而入
  方指导:不准动!
  邹董:(推箱子。)把东西拿走,我不收你的贿赂。
  方指导:别在演戏了,邹董大人。(掏出逮捕令。)你被捕了。(闪回。
  62、
  日、外、别墅山庄。(远镜头。)绿树、洋楼,风景迷人。这时,一辆警车从庄外鸣笛至别墅台阶下。开车门时,带着手铐的龙哥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丰田霸道,立时把脑袋低下。(镜头转向台阶)方指导等警察把戴手铐的邹董押上警车(鸣笛,闹市,车流人多。闪回
  63、
  日、外、海浪,沙滩。(远镜头。)一男一女并排着在海边漫步。这时,一辆乳白色的蓝鸟轿车在环道公路上行使,当车辆开到散步两人的上方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位穿警服的男子走向两人。(镜头拉近。
  方指导:我就知道你俩会在这儿。
  智子:方指导员,你看这么大的养殖场没人主事。我总觉得有点悬乎。
  方指导:可不是吗,我就是来通知您:今天,大运发拍卖行要投标拍卖‘蓬发养殖场’。你俩不去听听。
  智子:拍卖?怎麽,这养殖场充公了吗?
  方指导:能不充公吗,那么大的毒枭,死一百回也补不回对社会造成的损失。(三人上车,远处,一抹红霞。闪回。
  64、
  日、外、大运发拍行门前广场。
  步伐匆匆地走着。在人群的旁边不远处处,广场旁边的公路上。方指导员驾驶的蓝鸟缓慢行使。镜头拉近至蓝鸟车内。
  方焃宝:智姐,咱们来这干嘛?
  智子:要你竞标‘蓬发养殖场’呀?
  方焃宝:我不行,起码现在不行,也不想。
  智子:你不是早就想自己干一番事业吗?
  方焃宝:我那是说在日本挣了钱以后。现在不行,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方指导:是呀,智子。焃宝说的在理,现在哪有这雄厚的经济实力。
  智子:把宝子在日本打工的钱和我这几年酒店的积蓄再加上他姐夫的抚恤金,我想够了。(三人下车
  方焃宝:智姐,你真的想竞标‘蓬发养殖场’。
  智子:谁不想,你看他们------(方指导见天边的那抹红霞已布满天空,深有感触
  方指导:好!智子,我支持你。差多少我在警察大队为你募集。(这时,红霞布满天空,大地金光灿烂。闪回
  ————剧终。
 
(编辑/)
我要评论

全部栏目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排行榜